五十五章 中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亮后,厄尼组织军丁们,以小组为单位,搜剿残匪。

  一直忙到几近午时,才彻底尘埃落定。

  总体而言,还算顺遂。

  期间,最激烈的战斗,也不过是某个头目带领四五名悍匪突然发难,伤了两个军丁。

  木哨求援,附近的其他小组很快赶来,以披甲士为排头兵,哪怕匪徒狂悍不畏死,仍旧很快被当场砍死。

  不得不说,在中古时代,甲胄的作用是真的强大,尤其是金属甲,能给穿戴者带来巨大优势。

  象影视中那般穿着重甲仍旧被轻易杀死的情况极少发生。

  当然,武装以及豢养这样的战力,耗费也是惊人的。

  若非厄尼能从心宇宙兑换物资,别说二十名披甲士,十名他都未必武装的起。

  而这次战事,从某种角度讲,算是印证了厄尼的理念:成熟的热武器及战术登场前,‘铁罐头’的确是军阵流的核心兵种。

  为祸近十年的登云悍匪,就此覆灭,相比于匪徒们抢来的财货,厄尼更感兴趣的是这山这土,以及四百余丁口。

  这是个没有多少流动人口的时代。

  想要靠发达的经济,吸引自由民,难度非常高。

  登云匪这一灭,等于获得个顶级的骑士领,更别说其战略价值。

  剿匪之后,便是发展经济,苦修内功。

  以厄尼掌握的相关技术,以及强悍的金手指,乃至先进的经营理念,显然已经具备了‘大建’的关键要素。

  于是,‘斯科特奇迹’出现了。

  仅仅是三年时间,奔流城,乃至斯科特领,就大变样。

  用某行商的话说:“我走南闯北几十年,别说是见,就是听、都没听说过变化如此之大的城镇和领地。就仿佛变魔术般,突然就有了。”

  而在厄尼看来,这种说法其实没有说到点上。

  变化不是重点,繁荣和活力才是。

  毕竟他的治政理念,‘务实’是放在首位的。

  在这样的思路下,奔流城从外在上看,也只是显得更规整了,要论观赏性,真就拿不出手,城里的富贵者,不止一次吐槽:若非有我们的房子,奔流城已然被男爵大人打造成兵营了……

  但这里的人,生活水平较之三年前,提高的不是一点半点。

  原因自然是厄尼开发了大量的产业项目,几乎所有能称得上劳动力的,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些项目,给的薪酬都还可以,而拥有这些项目的人,收益更高。

  以至于布莱顿子爵的巨石城那边,都风传艾伦·斯科特从异国他乡学到了‘点金术’……

  农作物方面,厄尼从山口山兑换了马铃薯、红薯等粮种。

  第一年,试种植。

  第二年,下令自家田地大规模种植。

  到了第三年,就是领地内近乎所有耕种者,都央求着购种种植了。不光是因为产量大、不挑地等缘由,还因为厄尼开发出了配套的产业,收购价格够高。

  翻过手,厄尼向子爵那边上供,就是以红薯为主要原料酿制的甜酒,以土豆为主要原料酿制的烧酒。

  粮食本身价值较低,加入大量技术而增值后,立刻就皆大欢喜。

  这两种酒布莱顿一转手,赚的也不少,撇开关系网、商业手段等价值不提,差不多相当于斯科特领交了双倍的年供,身为封君的布莱顿子爵自然开心。

  当然,也不光是酒,斯科特领让人垂涎的好东西很是不少。

  象水泥,尽管很原始,但它的特性已然显现,不光是富贵人喜欢,普通人也用的起。以之当涂料,防腐防潮。

  而斯科特领产的混纺布,也同样很走俏。

  珍妮纺纱机的确是令纺纱效率有了近十倍的提升,但也不是没有缺点,比如线比较细,容易断,因此并不适合纺棉花,而斯科特领及周边,也没有棉花产区,主要的纺织原料是毛。

  厄尼提出了以麻为经,以棉毛为纬的混纺布思路,在先后解决了一些技术细节后,成功令其成为一大支柱产业,也深刻的改变了领地内的劳动力结构,让更多的人成为能够担起‘养家糊口’之名的主劳力。

  而象水力锯木、锤锻等业务就更是无需多说。

  在这方面,目前还是人才培养期,等到条件再成熟一些,水力钻床、铣床等大杀器,就可以粉墨登场了。

  与之相辅相成的,自然是冶炼,这方面的步子相较而言要缓慢许多。主要问题同样出在人才培养难度上。

  更具体的说,起步还是有些低。

  厄尼为此特意在山口山学了冶炼专业,又跟各大主城的大师请益,然后结合实际,手把手的交,三年下来,也只是勉强将门类的旗杆立住了。

  不得不说,文化素养低,真的就是学什么都事倍功半,光是一个安全观念,就纠正了大半年,才见了效。

  在这之前,厄尼可没想过会在这种问题上会纠缠如此之久。

  总之,冶炼迄今为止,其产品并不能让厄尼满意。

  不过起产品哪怕上不得台面,仍旧能消化掉——混凝土城墙。

  这就又涉及奔流城的框架改造、城墙的修葺,烧窑工的生产等事务了。

  这个时代的一大问题,就是市场容量非常的小。生产出来的物品,卖给谁,这真就是个问题。

  再加上道路等因素带来的成本高昂等问题,严重的迟滞了经济的发展,也使得技术的发展十分缓慢,而这些又都成为文明进步龟速的主要原因。

  厄尼也是清楚这些问题的,因此他想方设法拉动内需。

  说的更难听些,他靠金手指来推动领地经济的运转,若非如此,早就破产了,而不会象现在这般,欣欣向荣。

  砖墙当框架,劣质混凝土当内芯,原本的城墙石料,则被二次打磨后,用来修建城门射楼等关键设施。

  也正是这般大搞基建,才有足够的营生,养活从业者,催熟行业技术。

  如今,奔流城新修的两面城墙已然竣工,第三面、第四面,会分别在明年和后年竣工。

  前后五年时间,打造周长超过六公里的上档次的城郭,这个效率,已然堪称惊人,布莱顿子爵造访时,都明确的表达了艳羡。

  当然,也只能是羡慕,斯科特令能这般建城,跟利用当地的有利条件,有极大的关系。

  想石方开凿、水泥制造、河运、水力、乃至胶泥板等等,真的就是因地制宜。

  巨石城是不具备类似条件的,若想搞类似的基建,那花费可就大了去了。

  除了奔流城的建设,还有三大建设,是为人们称道,同时也让厄尼感到自豪的。

  第一,登云镇的改建。

  第二,黑金镇从无到有的建设。

  第三,男爵大道的修建。

  要想富,先修路。

  男爵大道的本质,虽然比厄尼前世印象中的乡村砂石路还惨点,但起码有两点,是值得称道。

  1,做到了基本的平整。

  2,有专门的人员养护。

  只这两条,就令便捷性、乃至安全性有了不小的提升。

  当然,耗损也是有的。

  比如,领地内原本就有限的林木资源,为了经济发展,差不多已经去了一半。

  虽然在厄尼的竭力努力下,五倍于消耗的树苗已经种下,切成活率整体而言超过了65%,可一句‘前人种树,后人乘荫’道尽了树木成材的周期。

  从某种角度讲,种树,对厄尼而言是投入大、产出小的一个项目。毕竟他来梦世界,并不是为了打造能够传承百千年的家族。

  另外,水资源的污染,其实也是个问题,重工业、纺织印染,这些污染都不小。

  这要是换成是现实中,有人敢在水资源充沛的某大河上游这么搞,那绝对是摊上大事儿了,而就以厄尼搞的这些项目,也会被评为效益低下、浪费巨大、环境破坏严重的垃圾产业,牢饭都预定好了,还想要赞美?

  忙于苦练内功、壮大实力,神秘探索方面,就收获了了。

  除了在登云山剿匪时获得的那枚符文,着三年里,厄尼又先后解析了两枚符文,其中一枚还是自己送上门的。

  自己送上门的,不是运气,而是一次谋杀。

  厄尼回乡后隔了一年,也就是在自家田地中大规模种植红薯的这一年夏,长达14年之久的对外征服战争,以王国精疲力竭,与敌和谈划上了句号。

  这年冬天,作为战争期间有着杰出贡献的王国骑士,艾伦·斯科特获得了国王颁发的战争纪念章,和一些财货。

  而谋杀,就安排在盛放纪念章的盒子里。

  一打开,立刻激活符文力量,如窥视邪神。

  这次可比登云台上小心翼翼的感受符文力量的余韵,受创严重的多,哪怕有‘情绪收割’,厄尼仍旧是体验了半个月恍惚感,晕晕乎乎,精力难以集中,睡觉的时候甚至有濒死感。

  而这枚符文的转写,是S,主要含义为太阳。

  另外一枚符文,给厄尼的感觉,则是跟他有缘,转写为A,主要含义为橡树。

  S+K(内在的光),让他获得了破魔之力。

  S+A,让他可以切换成平衡德,使用日月星中的太阳之力。

  S+K+A,赫然觉醒了山口山圣骑士的力量。再具体些说,是牛头人圣骑士的部分力量。

  山口山圣骑士,具体也是有分支的。

  比如,以纳鲁为能量汲取器,获得超凡能量,同时解决了自身魔力瘾症问题的血骑士。

  又比如,崇尚自然、信奉太阳神安舍的牛头人,从该种角度也掌握了圣光之力,自称烈日行者。

  厄尼感觉,他现在激活的超凡之力,就跟烈日行者使用的圣光之力有极高的相似度。

  总之,梦世界的符文,竟然能解锁心宇宙中的山口山战职,这对厄尼而言,堪称意外惊喜,也让他动力十足,同时,对破解所有符文后的终极收获,充满了期待。

  然而好景不长,深秋的某天,他正在一线监工水库大坝建设,忽然周遭的所有事物猛然间炸成了光屑,而他也如遭雷殛,那种崩溃、破灭的感觉,难以用语言描述。

  本能清晰的告诉他,这就是魂飞魄散的感觉!

  这种时候,情绪收割都已经没有意义,在那个刹那,他福至心灵的疯狂燃烧情绪货币。

  事实证明,真的有用,情绪货币的使用,保证了感性认知存在,并且极度强烈,进入传说中的爆种状态。

  而这种朝越寻常所能大道的极限的效果,成功的挽救了意识的溃散,就仿佛给予了灵魂强大的引力,使得崩碎的部分在消散前,又被吸聚到一块儿。

  紧接着,三枚他在梦世界发现的符文,一一亮起。

  对这时的厄尼来说,这纯粹就是一种超凡,亮起的意思就是被激活了,开始发挥作用。

  符文定位了三维坐标,紧跟着厄尼发现自己回归了现实世界。

  尚未来得及询问,便被家养小精灵拉扯着以幻影移形离开了是非地,下一秒,摇摇欲坠的魔力屏障崩碎,大量的泥石将那里彻底掩埋。

  时间的错位感,幻影移形的不适感平复之后,厄尼很快捋出了事件脉络。

  梦世界突然崩溃了,而这崩溃多半是因为魔法部的区域坍塌。

  守护他躯壳的家养小精灵,勉力抵挡塌方,见他意识回归,便立刻带他逃离险地,避免被活埋。

  他向家养小精灵询问情况,情况基本象他猜测的一样。

  不过家养小精灵并不确定魔法部的相关区域倾塌的原因,只是在事发后,见他意识仍未回归,便苦苦支撑,险些被活埋。

  厄尼心中很是愤懑,他意识到,这多半是某些人不顾陷入梦世界的者的死活,用粗暴的手段破局的结果。

  然而他是未走正常渠道、偷偷入局的潜入者,这件事他缺乏正面直怼的立场。

  而且他现在有种宿醉感,非常的不舒服。他觉得,这应该是差点魂飞魄散的后遗症。

  “先忍下这口恶气!”

  回到霍格沃茨,厄尼强迫自己深度,他不晓得睡眠是否管用。

  在睡前,他还服用了一整瓶安神补脑的炼金药水。

  再次醒来,发现是第二天早晨,贾斯廷等室友也是刚起床,和他日常他招呼。

  他看了看表,发现自己睡了三个小时。

  昨晚的种种不适,已然完全消失。

  还有,貌似他因祸得福,精神力大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