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章 转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梦魇之力,并非那种生猛异常的破坏力,而是讲究滴水穿石、潜移默化。

  形象些比喻,它就像脑白金广告,靠着高频率的碎碎念,让人不经意间已是印象深刻。

  山口山世界的大地守护巨龙耐萨里奥,便是被恩佐斯不间断的碎碎念给逼疯的。

  基里安和菲奥娜自然没有耐萨里奥那般强大的意志,尤其是基里安,看形象蛮莽,实则却是不乏奸猾。

  这类人,现实中很常见,既没有上智者的聪慧警觉,也没有下愚者的单纯执着,结果反而最容易被惑控。

  反倒是菲奥娜,作为外来嫁入者,能坐稳长嫂之位,智慧心机还是有的,不是短时间就能俯首帖耳的。

  因此,目前比较好用的探子,就是基里安。

  已然可以做到有消息,通过类似主动祈祷,从而让他心生感应,入梦相见的程度。

  得了最新消息之后,厄尼的第一反应是迟疑。

  毕竟这事一直以来,他都动力不足。

  不过邓布利多却是一直挺挂心这事。

  如今,惊魂诅咒的重症患者也都纷纷康复。

  凡世官方正在大吹特吹,强调这是一场超乎寻常的胜利,隐晦的指出,超凡的大门,已然更进一步的为之敞开。

  普通人自然是看的云里雾里,并在一段时间之后,就被其他热点新闻吸引了注意力。

  没有长性,懒得深挖,此乃大多数瓜众的特点。

  可权贵、资本,却是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最直观的反应,就是金融市场的利好、和沙龙聚会的谈论内容,一股神秘热、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兴起。

  别说是魔法部的那些官僚,就连被打压的苦不堪言的纯血巫师们,都暂息怨气,趁热潮全力投入到灰色生意中。

  就厄尼所知,凤凰社的弗莱奇,最近也没少赚钱,每天笑的跟个烂柿子似的。

  尽管从本质上讲,这是违背‘超凡隐秘’誓约的行为。

  但有那么句话说的好:任何违背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规定,都是挡道石,要么被绕开,要么被铲除。

  而且这灰色生意,如今俨然有了英伦巫师界经济增长点的趋势。

  那些赚钱的巫师,消费起来明显大方了许多,进而带动了经济。

  尤其是距离圣诞、新年二合一的冬假已然不远。本就是消费旺季,今年尤甚。

  当经济上行事,纵然有些破烂事,也相对容易被掩盖。

  因此,这段时间以来,大约是巫师战争以来,英伦巫师界最好的时光了,颇有几分国泰民安、海晏河清的意思。

  而小人国那边,也彻底上了轨道,甚至有了不错的产值。

  若非持续大力度的投资,力争让所有民众的幸福指数,乃至小人国的文明等级上一个台阶,小人国如今就是盈利单位。

  邓布利多还为此特意向他郑重道谢,表示向尼克·勒梅引荐他的事并没有忘,且本月内就会成行。

  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邓布利多终于腾出手,能做想做之事了。

  第一桩,就是给铁三角,安排历练冒险。

  具体又绕回到了魂器汤姆·里德尔的日记本上。

  用邓布利多的话说:“学生时期的汤姆,纵然聪颖,但跟后来在超凡社会历练后的汤姆比,思路、格局,都差了许多。战力又受限,甚至不能直接作战。正好用来磨砺心智,让小巫师们见识话术、奇谋的人心鬼蜮。我觉得是个可以反复使用的教学道具。”

  厄尼琢磨着,以伏地魔的傲慢和臭脾气,若是听到邓布利多这番话,大约会摒弃内心深处对邓布利多的畏惧,发起决斗邀请吧?

  厄尼在这事上没过多掺和,他觉得有邓布利多亲自主持,以及执行性极高,且向来一丝不苟的麦格教授盯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状况。

  更何况,若是一点危险性多无,也起不到磨砺的作用。

  安排了历练事宜后,邓布利多的注意力便集中到瑞安家族身上。

  说实话,厄尼都多少有点不适应,宏观的看待这件事,觉得有些不符合邓布利多的一贯人设。

  虽然是极富盛名的白巫师,但邓布利多的人生路上,吃的亏可一点都不少。

  就他所知,真的很少象现在这般,显得睚眦必报。

  “莫非,这事还能上升到种族高度,涉及英格兰跟爱尔兰的那点烂事?”他忍不住这般腹诽。

  翻翻史书就知道,爱尔兰跟英格兰的仇隙,称得上是由来已久。

  不过厄尼自问还没有闲到关心这等破事。

  邓布利多重视瑞安家族,三天两头的向他索要情报。

  说到这个情报,有时候厄尼也会觉得自己贱。

  他承认,凤凰社懂得雇佣优秀的私家侦探,以凡世的视角,来盯梢和挖掘瑞安家族的隐秘,这个思路还行。

  可在沙海戈壁搞侦查,目标又是瑞安家族的神秘老巢,还让凡世人上,就有作死嫌疑了。

  即便是如今凤凰社有了常设的不死鸟战团,还有精锐的、一定程度通晓和能够使用超凡物品的火焰鸟精英,他还是不放心。

  这就是他偶尔会觉得自己贱的点。

  一股子咸鱼的小家子气,信不过他人,亲力亲为才能放心,就仿佛他已经强到不会出错似的。

  这种不信任他人、以及保姆心态,是病。

  只不过他不愿去治,甚至有时候会为之沾沾自喜。

  当然,大部分时候,当他意识到这个问题后,会做出调整。

  不管怎么说吧,针对瑞安家族的侦查工作,就不知不觉的落到他的手中了。对外说,是凤凰社的约翰负责,能者多劳嘛!否则凭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就被其他成员接纳以及钦佩。

  这次的行动,虽然出现了偏差,有一票悍不畏死的黑黍黍完全不在预料。另外那个土元素长老也是挺屌的。

  但总体而言,有惊无险,连个重伤员都无。

  这对于每每做大事、几乎必然会有重大伤亡的凤凰社众人而言,绝对算是好的阶段性结局。

  并且,无论是前期、又或后期,都被安排的妥妥当当,这帮人算是被伺候舒服了。

  众人一致表示,这事呀,非你约翰莫属!

  好吧,姑且不说缘由,既然担了这个责,那就尽力将事做好。

  于是现在就有点小纠结,要不要将消息告诉等不利多呢?

  厄尼知晓,邓布利多听闻后,多半回再度发起行动。

  毁人基业结死仇,有卡奥父子的前车之鉴,他总是犯膈应。

  他自己也扪心自问,这算不算瞻前顾后、没个爽利劲。

  想了半天,觉得不算。

  主要是因为这番操作下来,并不能保证灭除。

  将对方最珍爱之物全部毁掉,独留其性命,这不是人为制造无法无天的复仇鬼么?

  这算什么果断?这是智障吧?

  另外,以他一贯的多疑,觉得这次的情报有细节问题。

  按照基里安的说法,利亚姆素来是个有主见的,又因是家族继承人,手握特权,做事并不需要跟其他家族成员打招呼。

  而家族成员也习惯了不去过问利亚姆的事。

  这次利亚姆去哪里,一如既往的没有说明细节,只是粗略的说是仪式所需的能量有了眉目。

  从其一贯作风来看,是没的挑刺。

  可这出行的时机选的……

  刚被人突袭老巢没几天,就外出办事,连个归期都没说,这有些不合逻辑吧?

  他心说:利亚姆内心这么强大的么?又或这是反向思维?

  总之,这事厄尼总觉得哪哪儿都不得劲,一番计较后,最终还是选择了瞒报。

谷</span>  邓布利多最近一次问他,他只说对方防卫森严,还补了不少炮灰,短时间内,怕是没什么好的机会……

  与此同时,利亚姆却是等的心焦。

  如今的他已不是当初少年,虽然对于生母往昔恶行仍旧耿耿于怀,却已然能够从人性的角度,理解他人的私心和挣扎。

  更重要的是,他相信生母的专业能力。

  不过他也是只愿意相信他愿意信的。

  象不可招惹黑暗之星,他就没真个重视起来。

  他姑且当基里安和菲奥娜两人已经沦陷,故意谎称外出。

  一来检测验证,二来布局挖坑,为此埋了大量烈性炸药,一旦确认对方抵达,先启动超凡禁制防传送脱离,然后将整个巢穴直接炸上天……

  结果,等了一周之久,没有任何异常发生。

  这可把利亚姆熬坏了,主要是心累。

  不久之后,他就假装顺利完成能量收集而归,还带了米其林级的餐饮给家人。

  瑞安一家多年来一直生活在文明社会,早已习惯了精致餐饮等物质享受。

  回到沙漠老巢虽然安全,也有仆人伺候,但终究不比之前。眼见利亚姆想的这么周到,自然肯赏这个脸,胡吃海塞,酩酊大醉。

  宴后,利亚姆直接翻脸,不仅让基里安和菲奥娜陷入沉睡,除基兰之外的其他人,他也都没放过。

  说实话,他并不确定这些家人有无问题,他只是不愿去赌。

  那么,索性独断乾纲!

  搞定了家人后,利亚姆迅速开启了一系列布置,甚至就连非覆灭危机而不可用的禁忌魔咒都开启了。

  幽绿的火焰四处蔓延,也将利亚姆的面孔映的妖异而阴郁。

  确认一切都已变得不可逆,利亚姆的身影这才消失于呼啸的风沙中。他还有一个约会要赴,用另一个禁忌,交换汲取和存储情绪力量的技术。

  敌在研发组,以愿望容器为原型的超凡技法研发,终究还是要泄露出去,就像那句话说的:誓言,就是用来违背的。

  厄尼是四天后、每周一晤的梦境会面,没能等来基里安,这才才意识到出了状况的。

  心中顿时就有点慌,连夜以门钥匙+幻影移形,赶到瑞安沙巢。

  这种情况下,他当然不会真个以身试险,脸探草丛。

  纸飞艇去。

  在旋翼机、涵道飞行器尚未普及的现在,山口山的纸飞艇可谓居家旅行必备的工具。

  沙巢内的景象,宛如水晶洞穴,潮湿、高温,水汽迷蒙,随处可见绿色晶簇,还有米粒般的晶沙,以及指头肚大小的晶籽。

  就视觉感官而言,还是很神异的,让人有一探究竟的欲望。

  然而大德鲁伊的自然直觉却告诉他,这内里,是比厄里斯魔镜所联通的伊顿园还要扭曲的险地。

  “看来是真的暴露了。”厄尼眉头蹙起,深感闹心。

  损失个基里安、菲奥娜自然不算什么,两人是如何暴露的?漏洞是什么?这才是他关心和纠结的点。

  当然,事有轻重缓急,厄尼很清楚当下的第一要务是什么。

  回到伦敦后,他就派送了‘火信’。

  火信很有那么点有事烧纸的意思,这边一少,那边就能收到。

  这是属于凤凰社的一种魔法飞信,需要借助邓布利多的魔宠福克斯的力量。

  以前一直未曾展现,是因为邓布利多穷到要挪用学校经费来养社团,现在有足够的财富,喂福克斯***饲料’。

  好的超凡食材,不但让福克斯实力更强,外在也更加光鲜。

  这火信,就需要福克斯的火焰翎毛才行。

  总之,那句‘打仗就是打经济’,真的是说到了点子上。

  有了钱的邓布利多和凤凰社,正在一点点牛哔起来,火信的出现只是冰山一角。

  以火信通知了凤凰社众人注意安全后,厄尼又叮嘱了月爪谷的守家狼人和家养小精灵一番,这才前往霍格莫德。

  赛琳娜·凯特·麦克米兰,如今在星条国西北部俄勒冈州的刀锋山。

  他比较看中的库尔特及其施工队成员,更是接了家人组团跑去马达加斯加度假。

  因此自家后方,只需要安排好月爪谷的值守,他便能稳如老狗。

  从橡木社区的独立屋出来,厄尼不顾时值凌晨4点,硬是以狼族密语将卢平从被窝里薅了出来。

  橡木疗养院,暗地里是准军事机构,无论是安保配置,还是巡夜值守,厄尼都是放心的。

  叫卢平起来,是让他招呼着点霍格莫德村。

  卢平如今在村子里人缘不错,也有熟人和朋友。

  而且自从橡木疗养院建立以来,霍格莫德村的人气也越来越旺,甚至有原本离群索居的巫师,贪图这边人气和稳定繁荣,搬了来住。

  厄尼不想这份来之不易的平宁,被轻易破坏。

  “天一亮,我就拜访村委会的那几位,只要大家警觉性足够高,就不容易出大问题。”

  厄尼点头,认同卢平的思路,他也是这么想的。这事就得发动群众,让大家都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他心说:若霍格莫德巫师能有朝阳区民众一半功力,别说是瑞安家族,伏地魔和他的食死徒们来了、都得吃瘪。

  他对卢平道:“瑞安家族将老巢化作险地,明显是破釜沉舟之举,接下来必有动作,就是不知应在哪里,务必小心。”……

  从打人柳守护的密道出来,厄尼想了想,对着打人柳施展了大型活化术。

  实际上一直以来,厄尼都对这株打人柳栽培有加,时不时就对其使用来自山口山的玩具‘德鲁伊与牧师雕像组’。

  知识之泉如瀑布流下,挂自然赐福BUff,唤醒打人柳意识,令其更易理解和掌握自然知识。

  在此等日积月累之下,打人柳已然有了成为这个世界第一位战争古树的征兆。

  因此,今晚的活化施法算不得拔苗助长,而是不等其水到渠成,行厚积薄发之事。

  “呃……我醒了,玛努醒了!这感觉好奇怪!”打人柳的主干上浮现粗略的人脸,并发出咯咯嘞嘞的木族语。

  “玛努,守卫好入口,也保护好自己。”厄尼说着再次给其挂了自然赐福Buff。

  打人柳的变形动作立刻流畅了许多,在彻底确定了人形态后,又以扎根模式,再次就地扎下。

  “玛努会守卫密道,玛努也能保护自己。”

  “12月12日,记住,今天是你的生日。”厄尼感受到树灵成魂后,很确定的这么说。

  “智慧意识诞生之日,很好,玛努有生日了……”打人柳抖动肢体,絮絮叨叨。

  厄尼致意离开,双臂一振,便如大鸟飞起,继而滑翔。

  这是他不断熟稔和领悟月翼飞行后的结果。

  配合无需念咒的悬浮咒,即便人形态,也能如野鸡般跳飞滑翔。

  围着海格堡看了一圈,确认其刁斗森严,没有瞬间击穿攻破的漏洞,这才从木廊桥回归宿舍。

  第二天上午,厄尼直接逃了第二节大课魔法史,径直去拜访邓布利多,结果却扑了个空。

  又去询问麦格教授,才知道邓布利多一早接到康奈利·福吉的急信,前往魔法部了。

  厄尼当时心中就‘咯噔’一声。腹诽:“原历史一系列与之相关的事件无不证明,看起来是巫师大本营的魔法部,实际上是图有其表的破烂筛子。

  连乔装的霍格沃茨小巫师都能蒙混过关,真正擅长易容变化的专业好手,自然是更不用说。

  现在,这层破烂的遮羞布,算是被提前给撕碎了!

  只是不晓得,利亚姆他们入侵魔法部,谋的是何物。

  总之就感觉不太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