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章 操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厄尼偷偷用邪法治疗惊魂诅咒患者,他自己是提心吊胆的。

  为此,他特意安排了监听,以方便掌握巫师们的反应。

  结果或许是因为傲慢,从巫医到傲罗,从执行者到决策者,皆表现出了让厄尼感到惊诧的低敏感度。

  别说是什么阴谋论,连凡世那种常规级别的警惕度都无,甚至充溢着一种愚蠢的乐观主义精神。

  让厄尼只能感慨:“果然要烂烂一窝,方方面面都差!”

  重患突然大好,又没能查出可供利用的蛛丝马迹。

  这帮巫师,便习惯性的又一次拍脑门分析问题,认为。

  1,某位强大的巫医出手了!

  甚至有巫师为此半捏造半道古的、整出个‘灵魂巫医’的概念。

  2,稻草小丑对患者进行了远程收割。

  这说法同样掰扯的有鼻子有眼。

  某知名巫医就表示:惊魂诅咒是古代黑魔法,而古代黑魔法的确有远程操控而收割的。

  捧臭脚的则符合:实际上不可饶恕咒中的夺魂咒,就属于这类黑魔法的一种。

  修到高深,不但能将目标的灵魂从躯体中逼出来,加以影响,还能远程操控,下达指令。

  更有圣芒戈的代入能力超强,指出:“伏地魔的食死徒标记,同样也带着点类似的意思。”

  得,有理有据。

  破案了,都是古代魔法的锅!

  厄尼心说:“尽管有些接近真相,可这种做法,真草率和儿戏!难怪那么多冤假错案。”……

  另外,厄尼对魔法部和凡世官方的分析判断没跑偏。

  尽管女贞路受害者的关键病灶已经消失,但相关部门很直白的告之,走不成,还得配合实验。

  比如说,稻草小丑最新一次的肆虐,令数万人被波及,种下了惊魂诅咒之种。

  这些诅咒之种,就像恶性肿瘤,能够疯狂增殖,越是在意,越是成长迅速。

  而现在,巫医们想知道,能不能通过类似血清提取的方式,治愈感染诅咒之种的患者。

  又或者,能不能将患者的诅咒之种、转移到被治愈者的身体中,借其拥有康复机能的身体,将诅咒之种消灭。

  另外,老爷们为了提振民心,还请来了媒体,要做一波秀,通过舆论表达情势已经获得一定控制,灾祸无情人有情,能战胜一次,就能战胜N次……

  总而言之,康复的患者对研究和破解惊魂诅咒很有价值,老爷们根本不会放他们走。

  患者们当然抗议了,但这种时候,‘我大英’那也是有着低人权优势的,更何况现在有催眠咒和遗忘咒保驾护航,就很稳……

  而邓布利多的囚犯灭魔建议,通过的也较为顺利。

  像福吉,马尔福,实际上那都是偷偷拍手称快的。

  墙头草和叛徒最怕什么?

  前者怕刚站队押错宝。

  后者怕昔日队友成功翻身。

  因此,死掉的前队友,才是好队友。

  从这个角度讲,让阿兹卡班囚犯斗稻草小丑,简直就是双赢。

  就连当初批量公审黑巫师期间,拨乱反正、揭发检举的卡卡洛夫,都不远万里发来慰问信:老当益壮,龙马精神!

  当然,措辞肯定不会这么华夏,但意思就是那么个意思,为邓布利多点赞。

  而落实到细则,针对罪犯那条件开的,可就比厄尼说的黑多了。

  什么?不想玩?那就现在死呗!

  罪犯可是无人权的。

  公民的皮都扒了,还敢装哔,不就剩死了么?

  甚至这里边公报私仇,趁机收贿索贿的事情那都不止一桩两桩。

  像卢修斯,就经不住妻子纳西莎的恳求,就在贝拉特里克斯的资格问题上做文章了。

  本来像这类罪大恶极者,是遇赦不赦,也不存在减刑概念,就是要其老死在监狱中的,现在就有了变通的机会。

  虽然要拿命去拼,但终究是个机会。

  而有人运作,魔法部的官员就能趁机捞一波。

  再往大了说,乱世出英豪,风平浪静真的很难玩出花样。

  浑水才好摸鱼。水不够浑,可以人为制造嘛。

  邓布利多很快就发现,挺好的以恶制恶策略被执行的荒腔走板。

  他自然想要扭正这股歪风邪气。

  可预想中本应该是帮忙起草严密用工契约条款的专业律师团队,却一边想方设法的钻空子,一边跟他打感情牌。

  就是你跟我讲律法,我跟你讲人情那一套。

  最可气的是,由于他之前在建议时的大包大揽,好多人指责他道德有瑕疵,不再适合担当这件事具体操作时的谏言人……

  这指责背后的意图很清晰:你负责背锅,我们负责玩。

  得亏厄尼当初提议案时就想到了这种情况,也不怎么计较他的不听劝,派了麦克米兰家族的专业法务团队助阵。

  这个以超凡者为主,哑炮为辅的法务团队,充分吸收了凡世讼棍的专业技术,如今在巫师圈已经是声名赫赫,号称威森加摩天团,只要官司是在威森加摩打,目前为止还没输过。

  有这帮人帮着撕逼,邓布利多才算稳住阵脚,不用担心就此被玩坏,最后背烂锅而英明尽丧了。

  但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一个隐情,效率没能快的起来。

  到是凡世官方那边,效率很高。

  具体是小天狼星办的。他直接杀到唐宁街,对首相说:“你要现在不给我个好听的说法,我就给你和你的人一个难听的说法。

  我相信,见识了那邪魔的表现之后,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会考虑一个问题,核武强大,不能命中又有什么用?

  而我们能更进一步,你连摁摁扭的机会都不会有。信不信?”

  首相当然信,小天狼星就是那么大摇大摆的进来的,还能让他忠心耿耿的手下鬼上身般惟命是从,待到这手下一扭脸清醒后,想起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吓的发出小姑凉般的惊声尖叫。

  好笑么?有一点,但更多的是惊悚。

  当身边没一个靠得住时,凡世人最大的依仗,团队的力量,就不攻自破了。连准确目标都没有,且随时会被捅刀子,这怎么斗?

  至少在信息科技方兴未艾的现在,凡世官方的确没有任何犀利的凭持,能在本土作战的背景下搞定巫师们。

  凡世官方本来就有尽快解决这次事件的意愿。

  他们跟国内和国际资本关联紧密,政治献金什么的,对他们影响很大的。

谷</span>  如今金主们的金库受影响了,他们当然要尽快解决问题。

  首相旁敲侧击的大概了解了巫师的态度后,立刻就先从神油国调了一波人来。

  虽然神油国已经独立,但明眼人都知道,那里就是欧美资本的产品倾泻地,国家金融都被欧美集团掌控。

  只不过,现今的神油国还很落后,市场需要养,韭菜需要长,那就弄点不值钱的人力过来呗。

  虽然大婴弟国也算是位知名的老钱,但越是老钱越懂得花钱的艺术,这样才方便往私人的口袋里多装些。

  厄尼对这些政客的低下限同样有预估。

  人员我们选,你们只需要当提款机就可以了。

  有意见,信不信一瓶吐真剂下去,让你亲自在大庭广众之下讲述你妈是怎么生你的?

  一帮凡世老爷立马怂了,人设坏了,老爷的饭碗就得换囚犯的饭碗,惹不起,惹不起!

  不幸的是,他的好意,魔法部并未接纳。

  小天狼星受了暗中指点,事情办的本来不差。

  但魔法部的人要趁机恰饭,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那种。

  因此,小天狼星终究还是被以‘热心群众的建议,我们会充分考量’软钉子给顶了。

  而凡世的老官油子们对这种场面秒懂,立刻就绕过小天狼星大玩PY交易了。

  小天狼星自然是又愤慨、又灰心。颇有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哀怨。

  而这个情况,厄尼同样事先预料到了。

  莱姆斯·卢平适时出现在老哥们儿的面前,一番劝说。

  小天狼星本是有些不太信这说法的,但看在卢平的面子上,答应试一试。

  事实结果是,当他报出凤凰社的IP,以及邓布利多的名号,凡世官方的代表,完全就是一副‘您早说啊,这真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们才是真正一家人。白巫师是吧?我小时候就是听他老人家的故事长大的’的亲切态度。

  显然,人家不但知晓白巫师和凤凰社的名,并且早就备有应对策略,这才能做到让他如沐春风、还言之有物。

  就这样,一支凡世特勤队,以小天狼星提出的那些要求,开始组建。不但审核严格,还有来自卢平为首的专业培训。

  并且,这支特勤队的指挥官,暂定为凡世军官……

  厄尼不仅在魔法部和凡世官方两个方面都操了心,稻草小丑那边也没丢下,他安排了家养小机灵去探察。

  不用作战,甚至贴上去,只需要确定其大概位置就行。

  另外,他还让家养小精灵绘制伦敦地铁的立体地图。

  现在做,是有点晚,可不做,那就一直不会有准确地图。谁都靠不住,那就自己来。

  厄尼甚至还派遣家养小精灵去探察并密切关注、新近感染了惊魂诅咒的那些人的情况。

  说实话,这批人他不太想救。

  且不说一下子多了几万名变相信徒,会闹出怎样的乱子。

  单单是制作梦魇血咒,他一个人就忙不过来。

  偏偏这种活儿他不可能找人帮忙。

  “愿望容器都借出去了,希望大巫们能尽早研究出成果吧。”

  一转眼,时间就过去了一周。这是开学的第二个周末。

  厄尼和小伙伴们聚餐,地点是秘餐厅。

  现如今,除了罗恩比较贪图口舌之欲,每次聚餐都是大快朵颐,其他几位,在魔法餐饮方面已经矜持了许多。

  毕竟平日里随时都可以吃到。

  并且小巫师们也发现,以他们目前的体质,并不适合每天三顿饭都吃魔法餐。自己都能感觉到吸收不了,闹腾。

  也只有罗恩,化身守财奴后,又想省钱,又贪图魔法餐饮的好处,这才每个周末都要吃个够本。

  这么个搞法,确实有几分营养摄入不均衡的问题。

  但换个角度讲,少年进入高速成长期的身体,是能够一定程度的自行调节摄能模式的。调整过来,也不会差多少。

  用厄尼的说法:既然魔法讲究感性,那么积攒了一周的那种饕餮情绪,能进一步的促进摄取和吸收,拥有骆驼的一些特征,也就不奇怪了。

  总而言之,这几次聚餐,罗恩又化身活道具的趋向,偶尔才会发表现自己的看法,大部分时间都只带耳朵,又或猪哼哼几声。

  而赫敏等人,则吃喝次要,以跟厄尼交流为主。

  开学以来,厄尼给几人的一个明显变化,就是更忙了。别说是不在一个分院的铁三角,就是贾斯廷和汉娜,都不太容易见到。

  厄尼要么就是在睡觉,要么就是干脆不见影踪,有时候能在课堂上碰到,又不方便聊。

  “你在忙什么?感觉都瘦了。”汉娜又是关心又是小抱怨的问。

  “小人国。冒险刺激爽,善后臭又长的典型。”厄尼一脸无奈。

  “能说说么?”赫敏很感兴趣。

  厄尼概述:“男爵城堡,魔力工厂,加起来超过五万人了。

  校长没有考虑这些小人的接受能力,自我感动式的想要将民主的光芒撒遍小人国度。

  结果秩序在少数心怀叵测者的挑拨煽动下,崩了。出现了打砸抢和大逃亡。很是费了些气力才摆平。

  人心易散难聚,后续问题想要搞定更麻烦。

  校长请我帮忙,我就通过机构招聘程序,从凡世找相关人才,考察后制定施政方针,然后展开国度管理。

  问题是这都需要时间,人才也不是一次到位。

  原本校长盯着的,现在校长忙稻草小丑的事,便托付给了我。”

  “听着就很复杂。”贾斯廷感觉这工作相当无趣。

  厄尼摆摆手:“说实话,只要不是谜之自信,以为自己有那么点相关的思路,就能将五万多号人管理好,而放权将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其实并不复杂。

  而从实际角度看,麻烦琐碎到是真的。

  小人国是一个畸形的社会。

  其中的大部分人,并不是从现实社会掠去的,而是国度自然繁衍的。

  被掠去的人虽然不多,却总是时不时的带给当地人这样那样思想上的冲击。

  再加上原本卡奥父子就是拿小人们当工具,施政手段粗放偏激,使得小人国的社会细节问题很多,包括公共道德,公共认知等等。

  这就给管理者们的管理带来了困难,需要不断调整策略。

  再加上生产体系也不够健全,对杂七杂八的物资需求较高。

  我就成了协调员和后勤管家,同时对管理者和民众服务,提供其所需,这就很繁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