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章 摆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某种程度讲,厄尼渐渐喜欢上了在金融领域厮杀的感觉。

  具体点,就是跟索罗斯、巴菲特这类专门玩钱的家伙打。

  尽管世人普遍认为,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对于人类文明,是有正向的作用的。

  可厄尼却始终认为,不生产财富,只是玩弄财富的这帮人,是文明蚂蟥,无论哪一个功成名就者,都死不足惜。

  有机会从他们身上割肉,然后将资金用在真实财富的开发与创造上,让厄尼觉得是一项正义事业。

  因此,在金融领域厮杀,有杀贼灭寇的成就感。

  像这次做空英伦金融市场,他就不觉得是落井下石,赚脏钱。

  而且,哪怕是现在,他仍旧不觉得,超凡和凡世联合,能在短时间内能解决稻草小丑为祸的问题。

  他给的策略没毛病,但没有经过磨合,这就是问题。

  在作战专业早就细化的当今,论战术指挥,巫师们就是个弟弟。

  无非是凡世人不知晓巫师有哪些能力,否则即便用指挥特种部队那种不太配套的思路和习惯、自由发挥式的指挥,也绝对能教巫师们做人。

  这是素养上的,理念上的差距,是大数量、多实践总结出来的智慧结晶的碾压,与之相比,巫师们的那些伎俩,只能算是土鳖级。

  最好的模式,是超凡当打手,凡世的专业指挥官在了解足够的敌我信息后,进行战术指挥。

  然而当惯了老爷的巫师们,可不会让出指挥权。

  哪怕是开明如凤凰社的巫师,估计都不会接受。而认为对付稻草小丑这种超凡存在,就应该以超凡为主导,而不是外行指挥内行。

  偏偏即将上前线的囚犯巫师,要么疯狂、要么傲慢,都挺没逼数的,不死一茬学不会乖……

  综上所述,毒打没挨够,想赢有难度。

  他觉得大可以继续做空。

  回头他准备趁机搞个慈善收购,把流落在英伦的一些文物级的古董收一收。

  然后去舔东方巨龙。

  这个时间点还是比较合适的,再过个十年八年,为了维护大佬面子,天朝将开始花大价钱收遗失于海外的文物。

  那个时候捞钱,就不如现在做人情。

  趁着天朝还没有大红大紫,多少还能探着点雪中送炭的边儿。

  以天朝千金市骨,吃亏保人设的作风,多半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混个老朋友,又或什么铁当当。

  尤其是现在、未来几十年,那边普遍认为外国的月亮比较圆。这种背景下套交情,姿态谦恭些,人情收益,那是事半功倍滴。

  当然,也得注意站队,马屁错拍在马腿上就不好了,况且哪里也有以坑蒙拐骗为荣的混蛋。

  总而言之,他的赚钱计划是十分丰满的,长线短线,捞现人情,都有谋算,而且谋的都是大势,不靠弄险赚暴利,同时也以做产品、做服务为主,而不是空来空去玩钱。

  这是目前阶段,等未来阶段去新西兰当超凡爸爸,就当个隐形的、豪华版的农场主,卖粮卖肉,再开个轻奢型的农家乐。

  远离纷争核心,生产的又是最基本的的粮食,哪怕有四大粮商欺负人,他有德鲁伊挂可开,也能将成本拉下来,质量提上去。

  和牛肉不缺买家,他的灵米灵麦会缺?

  这就叫吃老本行。

  毕竟,先知优势,终有用尽的一天。

  这天晚餐之后,厄尼跟小伙伴们碰了个面,了解了下几人的任务进度。

  赫敏和贾斯廷给家中寄的信,已经送出去了。

  或许是凡世出身,综合素养更高,两人的业务表现出色,霍格沃茨来自麻瓜家庭的小巫师的统计工作,基本已然完成。

  哈利这次跟汉娜搭组,表现同样可圈可点。

  汉娜的交际能力不错,哈利的IP价值不错。

  哈利自己都说,原本以为蛇院的小巫师对我的态度,是统一的,真的尝试了,才知道,那边其实也有愿意互动的。

  赫敏毒舌:“那是觉得你有价值,又或你推广的业务有价值。”

  “我知道,厄尼之前就反复强调过了么,越有用,朋友才越多。

  在凡世学校时,我唯一的用处大约就是被霸凌了。

  相较而言,蛇院的这种,还不错啦。”

  有这样的心态,业务想做不好都难。毕竟这业务是便民的,不是坑人的。小巫师们简单的识别能力还是有的。

  哈利还提议印了些宣传单,这样就避免了一次次详细介绍业务细节。总的来说进度很不差。

  罗恩的纯血攻略,就差了许多。

  或许是过于熟络的关系,乔治和弗雷德对他们这个小弟弟知根知底,虽然上学以来貌似长进了一些,但仍旧感觉有些矬。

  直白些说,对这个人没信心。

  另外,两兄弟一早就展现出了商业天赋。对自己苦心经营的人设价值,是很看重的。

  用乔治的话说:“还等着靠好人缘带货呢,怎么能浪费在这种费力不讨好的公益事业上?”

  弗雷德也一唱一和:“你不知道纯血家庭出身的、大都出了名的自以为是,最难说服?”

  乔治接话:“让他们自己悟或许还能快点,要是硬劝,只会起反效果。”

  于是罗恩就抱怨两个哥哥市侩,亲兄弟的忙都不帮。

  结果双方差点吵起来。

  还是靠厄尼送的匿名信救场,三个人急匆匆的去寻找金妮,后来心思都放在金妮身上了,没再聊这事。

  而就在晚餐时间,稻草小丑肆虐的消息,在小巫师中间爆发。

  大礼堂饭桌上闹哄哄,其中,斯莱特林是重灾区。

  尤其是那几个平时就饱受歧视的麻瓜巫师,只能是默默忍受一系列冷暴力。

  审时度势,明哲保身。蛇院巫师的这两大特点,在他们身上体现的最好。

  而像马尔福之流,则在野心勃勃、蔑视规则方面体现的比较好。

  次灾区是拉文克劳。

  该学院的小巫师,递不进人话的居多。

  主要是因为鄙视链情况严重,比蛇院还严重。

  蛇院的鄙视,是傲娇、傲慢,类似纨绔子弟的‘反正你们的家庭条件都不如我好’那种。

  鹰院则是恃才傲物式的鄙视。猪,蠢猪,略微聪明的猪……

  类似这种。

  当然,大多数时候是比较含蓄的。

  可那种神情及言辞谈吐中隐约流露出的鄙视,其实更伤人。

  而其内部就以学习成绩、机变表现等衡量条件,分出了几等,对于其他三个分院更是傲慢式蠢、鲁莽式蠢、土鳖式蠢的评价。

  所以,任何消息传到小鹰们中间,都要一定程度的打折扣。

  偏偏小鹰们还非常爱辩论,一辩起来就滔滔不绝,甚至脸红脖子粗。往好听了说是喜欢分析推测,往难听了讲则是喜好八卦意淫。

  因而,鹰院才是以讹传讹的三无消息的制造机,今次也不例外。

  还好,最莽和最倔,且都以执行力见长的狮院和獾院小巫师们被打了预防针,有先入为主的认知打底,虽然不免躁动,但还不至于乱来。

  而只要这两伙人不搞事,喜欢乱出主意的鹰院,和喜欢看别人头铁搞事被教做人的蛇院,自身的行动力其实很低。

  小蛇们本来执行力也还可以,可有那么句俗谚说的好:蛇无头不行。有了能让小蛇们臣服的领袖,蛇院才是真正有行动力的。

  可近十年,甚至近三十年,都没出什么真正优秀的人物。

  以至于连斯内普那种都能装大了。

  实际上斯内普最优秀的魔药,是獾院常见的技术类特长。

  次优秀的战斗能力,也没有明显高出同龄人太多。

  比小天狼星、詹姆·波特强,也强的有限。

  而且这两人显得不如他,也有特殊原因,一个蹲了近十年牢,一个死的早。

  疯婆子贝拉特里克斯,靠着那股疯狠之劲,厮杀起来就不比他差。可见他的战力其实也就那样。

  蛇院巫师的正宗优势是领袖类,魅力、统御力、管理、驭下……

  优柔细腻如女人,用冷傲掩饰痴心情长的斯内普,也就是个围着爱恨兜转的性情中人,胸无大志。

  今晚,斯内普倒是发挥了一些正面作用,勒令小蛇们不得喷毒。

  他还用冷冽的眼神,向着与蛇院邻桌的小鹰们狠扫了几下,吓得小鹰们也不敢多哔哔了。

  不得不说,斯内普平时苦心营造的冷面毒舌人设,对小巫师们而言,还是比较有威慑力的。

  弗利维还感叹:“这次的事件危害严重,动静很大,但我们的学生表现的不错,大都很懂事。”

  麦格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则一脸得意的表示,那是因为有优秀学生,主动承担起了安定人心、遏制谣传的工作……

  霍格沃茨并不大,教授们比大多数小巫师们想象的耳聪目明,尤其是邓布利多不再的情况下。

  第二天一早,草鸮小赖就给厄尼送来了最新信息。

  经过一年的精心培育,主要是吃的好,小赖已然是棒小伙儿了。

  如今它大了好几圈不说,羽毛也彻换了一茬,比过去靓丽的多。

  看起来威风凛凛的,犹如王者,辨识度极高,还超乎寻常的聪明,被很多小巫师们艳羡。

  姿态优雅的吃了厄尼特备的几根小肉条,又亲昵的在厄尼手上蹭了蹭,这才振翅飞走。

  厄尼继续吃早餐。

  多汁熊肉汉堡,夜鳞鱼汤,塔奎林果蔬沙拉、黑腹鱼寿司,这早餐很硬且足够营养。

  细嚼慢咽的享受完,这才拿起家养小精灵们获取的最新信息。

  由于基本没有接受过教育,家养小精灵们只能依靠出色的施法天赋,做一些粗浅的侦探监听工作。

  为此,还搭配了专门的人类书记员,用于将侦听结果写成文案。

  厄尼现在看的就是这种文案。

  文案词句粗糙,未经过整理,这是厄尼要求的。

  书记员只负责录入,不需要自作主张润色删减,也不需要具备专业情报分析员的能力。

  他要看最原始的消息,哪些情报有价值,由他自己判断。

  花费了近一个小时,才将报告都看完。

  厄尼将文稿丢在桌上,长哼出声,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无奈而又疲倦的神态。

  白巫师终究还是不计身前、身后名的疯了一把。

  将其思路往好了想。

  可能是有着‘舍我其谁’的崇高使命感,也觉得时间不等人吧。

  对英伦巫师界现有格局的维护之心,以及对英伦人民有博爱之心,见不得更多无辜者因稻草小丑受苦难,大约也是原因。

  尤其是,突袭卡奥父子的行动失利,使其心怀愧疚……

  从这个角度比较,他似乎才是那个心足够冷硬的人。

  不管怎么说,墨菲定律应验,邓布利多的确实是这个腐朽社会的守护者,所谓的资本改良,怕是在随着格林德沃一起结束了。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慈母,才有魔法部那样的败儿。

  同时,其表现,也解释了为什么原历史中堂堂白巫师总是显得那么被动,密室事件一度令其被赶离学校,围绕伏地魔是否回归的问题,也饱受指责,最后更是丢掉性命。

  “或许,跟其先后失去重要的家人,遗憾深深也有一定关系。”

  然而,理解归理解,这样的一个风格,已然表明了彼此不是一路人,以后势必不能再全盘托底式的合作了。

  比如说梦魇血咒针对女贞路患者的救助,厄尼之前就犹豫,要不要跟邓布利多解释,现在他觉得不用了。

  实际上,办这事,他跟哈利还只是明处的,还有暗中协助的家养小机灵。

  他考虑到自己难免有想的不够周全之处,就让家养小机灵中比较优秀的两个,在暗中跟进,查漏补缺。

  就目前回馈的情况来看,比预期还要略好一些。

  无论是圣芒戈的巫医,还是外援团的巫医,都对女贞路病患的转变感到惊奇,却又摸不着头脑。

  至于凡世医师,他们根本没有资格讨论这种超凡侧的疑难杂症,让他们旁观,就只会颠覆三观的哇来哇去。

  如果不是还有不少常规侧的骨折、内脏破裂之类的伤病需要他们,早就被轰走了。

  就这,还是因为以阿美利加魔法国会代表为首的外援团的巫医们相对开明,若只有圣芒戈的巫医,估计凡世医师想干辅助的活儿,巫医们都会嫌弃,他们宁肯灌治疗药水+恢复咒。

  平时遇到由超凡而引发的事故时,他们就是这么处理凡世伤员的。凡世人跟超凡者生理上的差异,他们并不理会。也不会搞什么具体对症下药,能救活就活,救不活算对方倒霉。

  用某巫医的话说:“我们可不是宠物医生。”

  厄尼的评价则是:腐朽的社会,该死的傲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