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整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厄尼不是医生,他医疗方面的常识都了解的不多。

  不过不要紧,德鲁伊对生命很了解。

  当然,这是一种超凡感应,很唯心的那种。

  超凡领域的察探,也不讲究问和切,尤其不能动手,这个在HP系列中已经一再体现,出了状况的,不要轻易上手去碰。

  所以哪怕厄尼来在弗农床前细细打量,收获的新情报也很有限。

  这个时候,他能做的,是连猜带蒙。

  虽然没有经验,但他觉得,直接上治疗术,未必明智,说不定会在弗农体内跟惊魂诅咒之力打擂,反而加速其死亡。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先上梦魇的手段。

  不过,他不打算脸探草丛。

  毕竟事关灵魂,德鲁伊的生命治疗体系都未必管用。

  不用多,弗农的惊魂诅咒之力太冲,反向侵蚀了他的心宇宙,造成巨大影响,他找谁哭去?

  所以,还是用梦魇之种这种间接手段吧。

  摸出一根试管,里边有默默然般如丝似雾的梦魇血咒。

  这不是奇洛的那个,而是以他自己的血培养的。

  想当梦魇主宰,并通过梦魇之力控制他人,加强联系是必须的。

  而这种梦魇血咒,厄尼拿他当三尸脑神丸用。

  种下后,每隔一段时间,以梦境的方式连接给予控制,就相当于定期吃了解药,不但无害,反而有益。

  比如治疗抑郁等精神疾病,让人睡眠无梦,一觉天亮。

  反过来,就是另外一种惊魂诅咒了。

  现在,就是赌。

  赌梦魇之力,比惊魂诅咒更有逼格。

  对此,厄尼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梦魇之力,来自山口山古神,建立在生命基础上,而以艾泽拉斯人类为代表的许多生命,是上古之神的血肉诅咒转化的。

  可以理解为,上古之神,是超凡版的生物学专家。

  这样的神级存在所使用的超凡力量,逼格怎么可能会低?

  实际反应也如厄尼预料的那样,梦魇血咒进入弗农身体后,很快就站稳了脚跟,继而开始发力。

  惊魂诅咒造成的种种问题,反而成了梦魇血咒成长的养料。

  唯一不好的问题是,这两种力量,都是痛宰肥猪特质的,无论是从灵魂角度,还是血肉角度,都是如此。

  因此弗农就像做了抽脂手术,人迅速干瘪,皮肤没有配合到位,松松垮垮的,尽显皮囊一说,看着吓人,还膈应。

  厄尼暗松一口气,正因为在第一线战斗的不是他,不由他把控,反而紧张,患得患失。

  至于眼前的情况,无非是一个回春术的事。

  但,如果问题解决的太容易,就显得廉价了。尤其对象是佩妮这种蠢女人,必须得上打骂式服务,才算对症下药。

  于是,面对佩妮关切的目光,厄尼冷着脸道:“最严重的问题是解决了,不过你们也看到了,邪恶的力量消耗了他太多的生命力,脂肪只是表象。

  看不到的是,邪恶的力量还消耗了他许多精神力,能不能醒,不好说。”

  佩妮哆哆嗦嗦的道:“先生,不,大师,您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毕竟连最难的问题都解决了。”

  哟,也不笨嘛,都会推理了。

  厄尼开嘲讽脸:“不准直视我,你这个麻瓜。

  我帮他解决问题,那是哈利求到白巫师阁下那里,换到的人情。

  你算什么东西,有面子驱使我?又或你以为,这种近乎死而复活的奇术,是廉价的小药片,几个便士就能买来?”

  佩妮低眉耷眼“不不,我绝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恳求您……”

  结果厄尼不耐烦的直接挥手打断:“当年我就告诉莉莉,像你们这种低等的生物,脑阔有包,根本没有足够的人生智慧。

  你们不明白,既然这世上有超凡,那么势必凌驾于凡世之上。

  你们不明白,如果没有正义的超凡守护,凡人的世界,就像沙上的城堡,随时都会被那些肆无忌惮使用超凡力量的存在摧毁。

  你们除了会抱怨,就只会对那些同情你们,肯跟你们讲道理,也愿意遵守普世道德的超凡者驱赶又或坑杀。

  却不知道,真正邪恶的,根本就当你们是野狗、蝼蚁,随手杀戮,就如不久前发生在你们一家身上的灾祸。

  你们是如此的不知好歹,如果不是白巫师阁下的约束,我早就替为了正义事业牺牲的莉莉出手教训你们了。

  你以为莉莉和詹姆只是逞能瞎混,惹到了不该惹的人,结果横死?实际上他们不仅仅守护了超凡的世界,也守护了凡世。

  没有他们的牺牲,凡世人早沦为被黑魔王随意宰杀的牲口圈了。

  这下知道为什么哈利有那么大面子,让我们破例出手了吧?因为他是英雄忠烈的子嗣。”

  可能是厄尼为自己的父母平反诉冤,哈利都听的忍不住‘啪嗒、啪嗒’掉眼泪,佩妮更是泪流满面。

  不过狗改不了吃屎,当然往好听了说可以叫伉俪情深,佩妮扭脸就又抱住哈利:“哈利,救救你姨夫,他是家里的支撑,没了他,这个家就完了!”

  “厄……”哈利明显出戏了,差点就直呼厄尼的名字,厄尼狂使眼色,才反应过来:“呃……教授,您就救救我姨夫吧。”

  厄尼继续黑脸:“你要知道,人情不是无限的,你要的太多,就得反过来背债,回头为了对付邪恶,需要敢死的勇士时,你就有可能被顶上。”

  哈利大声以示坚决的道:“我愿意,请你救救我姨夫。”

  厄尼心里骂:“淦!怎么就教不会呢?答应的太痛快了,你得把人性的挣扎表现出来,正好端起架子,让佩妮整点干货,哪怕就是个口头许诺,也是好的,真尼玛的扶不起……”

  “别以为你年纪小,就可以赖,在巫师世界,可不是十八岁成年,你已经被称作先生,就要有男人的担当。

  我再问你一遍,波特先生,你确定要背生命债务,救这个男人?”哈利演不好,厄尼只能自己加戏,硬把场面往隆重了整。

  哈利这时反倒挺入戏,本色演出,很郑重的道:“我愿意!”

  佩妮再次‘呜呜’哭了起来,这回是被哈利吭都不打一下的表现给感动到了。

  “好吧,巫师的承诺如金如钻,心灵契约成立,我就如你所愿。”厄尼很装哔的拗了个造型,然后更装哔的开始整根本不需要的施法花活儿,就差当场跳大绳了。

  这次使用的是生命绽放,叠了两层效果。

  那生命之新绿的光芒气息,更具视觉效果。

  也很容易让人感受到非同凡响的气息,光是吸两口气都能让人感到精神一振,就跟传说中的仙丹开封一般,装哔效果一流。

  人体的自调节功能被激发,皮肤、内脏的养分都被提取利用,弗农的身材恢复到二十多岁时的状态,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微胖的男人,长相虽然也不好看,但起码不是一脸蠢像。

  或许是受到了身体强力恢复的刺激,弗农居然转醒了,不过明显很虚弱,确认了老婆儿子都没事,就嘟嘟囔囔的又昏睡了过去。

  佩妮也看明白了,弗农脱离了危险期,接下来只需要静养。

  放下了心头悬着的重事,佩妮顿时就觉得困倦疲乏,精力不济,但她还是强打精神,看向了儿子达力,脸上又露出了哀求的神色。

  厄尼这次却是不惯着了,对哈利道:“看到了吧,这就是凡人。

  他们在意的,受一丁点制都不行,他们不在意的,做牛做马的付出都是应该。她恨不得你再多背一条命债,换亲儿子痔疮好转。

  你现在救了他们两条命,足以抵得上他们这些年在物质上的那些付出、和精神上微末的施舍。

  我建议你,就此断绝关系,你可以让你教父做监护人,霍格莫德也有的是房子,你已经是名先生了,能自己拿主意了。”

  佩妮这时抢答:“不不不,我才是哈利的合法监护人,他是我亲外甥。”

  厄尼喷骂:“把你的臭脸挪开,或者低着头说话,再犯我就要你好看!”

  佩妮又惊恐、又委屈,低下了头。

  厄尼继续骂:“合法?你拿凡世的法律针对超凡者?

  How dare you!?

  你难道不清楚凡世的律法,只是统治者约束你们这些卑微的泥腿子的工具?

  你怎么敢用这种狼用来圈羊的玩意、来作为跟我这个高贵的人上人谈判的筹码?”

  佩妮瑟瑟发抖,哭泣道:“我就这么一个娘家人了,他是我的外甥,我们流着相同的血。”

  厄尼频频戳手头、指指点点,鄙夷道:“看看这丑恶的嘴脸,有用了有好处了,就记得血浓于水了……”

  哈利大声道:“斯内普教授,请您适当的给予尊重,她毕竟是我的姨妈,您曾经的战友莉莉·波特的亲姐姐。”

  “愚蠢!肤浅!”厄尼表现的像是被气到了,大骂,又道:“我在外边等你,给你五分钟,然后就跟我去善后,你不会以为,大家都病着,就你姨妈一家突然好了,凡世官方和魔法部会不闻不问吧?”

  说罢,就走出类似斯内普黑袍滚滚的气势,头也不回的出屋了。

  最后这话,其实是说给佩妮听的。

  佩妮也确实听进去了,她就是再家庭妇女,也隐约知晓‘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道理。

  这么大的事,这么大的伤亡,就她家全须全尾,怕不得被各方人士给吃了。

  她家又不是什么豪门,能跳出律法之外,只是个中产而已,这要是没个庇护或合适的说法,生不如死信不信?

  “哈利!哈利!你一定要再帮帮我们,否则我们根本过不来这一关,人言可畏,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平时邻居骂你,你知道那种感受,这个比那狠毒百倍,求求你,哈利!”

  这话说的,当真是口不择言了,连哈利听的都想翻白眼。

  心说:“原来我平时受什么苦,你们心里清楚的很、楞装没看见、甚至幸灾乐祸是吧?可真有你们的!”

  嘴上则按跟厄尼一早商量好的,说道:“回头,我回去改相关的单据,需要你配合一下。

  姨夫他对自己的情况不清楚。

  表哥未成年,他的话不能当做佐证。

  那么你能一口咬死,就问题不大。

  当然,要适当的约束下我表哥。或者,用术法搞定。不过我不建议,未成年人受术是有影响的,类似于过敏反应,甚至更糟糕。

  普通人和超凡者有生理差异,超凡者没事,普通人未必。”

  佩妮有些慌乱的连连保证:“不需要施法,不需要施法,我一定管住他。”

  “好,那么对下口供。当有人问起,你就说,你是陪护,事发当时不在家,受伤的只有我姨夫和我表哥。

  其中,我姨夫为了保护我表哥,伤势比较重。

  具体怎么好转的,你也不清楚。”

  佩妮皱着眉道:“这样就可以么?怎么好转的,不清楚?”

  哈利解释:“解决问题的超凡小组,随后就会抵达。

  理论上所有伤患的问题都会解决。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的。

  但是,超凡小组只会解决超凡问题,不会体贴到补恢复术法。

  还是那个原因,生理不同,真正适用的恢复术法非常昂贵。

  大部分超凡者也不太在乎凡人,就是应付差事。

  而你这样的伤情,他们是根本不管的。

  所以你这块儿如果不隐瞒,他们就势必知道有其他超凡者出手了,进而查到我这里。

  魔法部不允许对凡人施法,好的坏的都不行,我这是在开小灶,你明白么?”

  佩妮点点头。

  “那么,你这边就需要注意一下细节,比如你自己得拾掇一下,之前给你用的医疗设备,挪到我姨夫那边。还有……”

  哈利说着从腰包里拿出些衣物。

  道:“我之前去了趟女贞路,那里已经被封锁了,但还是拿到了些物件。”

  说着又拿出叠钞票,递给佩妮。

  佩妮推着不要,哈利解释:“之前,家里两个大人都出了事,我达力表哥是未成年,以至于救治都是走官方流程。

  现在不同了,这个家有状态良好的成年人,就要走正常的支付流程,得把这些都补上,所以你的事情不少。

  像医疗费用的支付,申请事故理赔等等,正常情况该是什么样的,都得补上。银行卡、身份证明也都得补办,这些钱是方便你办事用的。”

  佩妮这下名白了,知道哈利想的周到。

  “就这样吧,你尽力做好你需要做的。实在不行也没关系,无非是少了跟超凡的关系。我能合理合法的滚蛋,你们也落个轻松。”

  “不,不,哈利!危难时刻见真情,过去是我跟你姨夫不对,你是我们的亲人。”

  让长辈低声下气的道歉,哈利也是挺尴尬的,尤其这里边有故意整活儿的成分,他道:“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做好当下吧。你收拾完赶紧睡一会儿,白天要办事,得保持清醒。”

  又拿出一个糖盒,递给佩妮:“这个糖,能止痛,却又不会像吗啡那样,影响恢复。给我表哥吃,一天不能超过两块,魔法不讲道理,弄错了就出大问题,切记。”

  佩妮连连称是,眼泪又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装哔成功的哈利主动抱了抱佩妮,安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回头注意我派海德薇送的信息,若是要你们去旅游,别犹豫,立刻走。对了,记得给海德薇准备些小肉条,她要是不肯卖力,耽误了事就不好了。”

  佩妮一脸惊悚的问:“危险还没过去?”

  哈利摇头:“继女贞路事件之后,最近的一次肆虐,惊魂诅咒半径达到了两个千米,数以万计的受害者。

  专门负责战斗的傲罗都已经伤死了好几位。

  这种不世出的邪魔,一旦出现,就会造成巨大的灾难。

  凡世历史上许多灾厄事故,其实就是超凡造成的。

  只不过官方为了避免恐慌而进行了歪曲和掩盖。

  这邪魔如今躲进了地铁体系,那里有多复杂,你应该清楚。”

  佩妮顿时手脚冰凉,六神无主:“那,这这……”

  “所以说,注意我的消息。另外,别试图耍小聪明,强行离开。

  你们表现的寻常些,官方和魔法部顾不上理会,若闹腾,立刻就会被盯上。

  明白我的意思么?这种时候,是不讲公民权益的,就连这座医院都是军官,必须服从安排,这是公民义务。

  因此,就算走,也必然要有我这边配合,比如开特别通行证什么的。毕竟我姨夫的病症会不会传染,谁也说不好,也不敢担责。

  所以,你这边一定别冲动。”

  “好好!我明白了。哈利,这次这的全靠你了。冬假回家,我跟你姨夫再向你郑重道谢。”

  “不用这样,我会不自在,我是拿你们当亲人的,毕竟你是我唯一的血亲,从襁褓将我抚养大。”

  “嗯嗯!”佩妮又要掉眼泪了,今晚她是真没少触动情弦。

  之后的事就乏善可陈了,除了被厄尼嘲笑了一句:“你超时了!”剩下的就是按计划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的搞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