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霍格沃茨的大德鲁伊 > 第六章 又到入学时

我的书架

第六章 又到入学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厄尼展示了力量。

  而这番展示在了结游乐场案的过程中、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自认并不擅于谈判的厄尼,只是表达出自己耐心有限,没有讨价还价的兴趣,能不能谈妥一言而诀的态度,奥鲁姆便乖乖就范。

  “不,奥鲁姆先生,在这里,我要再度向你重申一点,我愿意遵守规矩。这不是阴阳怪气,或装模作样。

  我没有富可敌国,也像大多数人一样,不会嫌弃自己钱多,但该花的钱,我愿意花。

  这是守规矩,还是讲究自己的行事逻辑,我觉得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不差钱、也不缺力量的我,敢于跟任何人掰手腕,也有能力带给他人毁灭,又或利益。

  记住我的这个人设,有助于愉快的互动。

  否则,今天就只是一个开端。”

  奥鲁姆小心翼翼的问:“那么,方便透露您的大名么?”

  “麦克米兰,凯文·麦克米兰,来自英伦纯血家族,厚积薄发的典范。”……

  这个人是存在的,于圣诞新年假的家宴上,因食用来自山口山的魔法食物而从哑炮成为巫师。

  只不过真人却是在跟着卢平做事,同时在自修术法,算是巫师圈版本的扫盲培训再就业。

  厄尼这次就是借用了凯文的容貌,并且打算近几年出门办事,都用这个号。

  萨拉、阿吉斯姐弟,最终花费了一百二十多万美刀摆平,有零有整,折合约12万金加隆。

  这笔钱,对于萨拉和阿吉斯,的确是天文数字,没有厄尼,结局只能是为奴为仆一辈子,甚至还会上演更烂的戏码。

  毕竟萨拉的偷钱的操作很有问题。

  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是可以这么抱怨。

  但没有力量,又没打算毅然决然的斗争,抱怨只会变成‘祸从口出’的深刻教训。吃更多的苦,挨更毒的打。

  然后呢?老实人发怒,血溅五步,都没机会冲到真正的仇人面前,也就是弄死一两条狗。

  更何况,萨拉也算不得什么老实人,阿吉斯也不能说是老实人,他那是智慧被锁定在三岁,是真傻。

  厄尼警告萨拉:“你应该明白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我花这些钱,不是因为觉得你们可怜。而是看中了阿吉斯。

  我不需要他打拳,也不会在他身上做什么恐怖实验,或去做危险的事。这些都是可以通过签署专门的契约保证的。

  但相应的,你也要懂得遵守规矩。起码要到阿吉斯熟识了新家和看护者之后,你才能真正恢复自由。”

  萨拉小心翼翼的问:“你,你真的不会伤害阿吉斯,以及愿意给我自由?”

  “我当然很愿意长期雇佣你,成为阿吉斯的看护者。这样一来,也就不需要什么契约保证了。

  但我估计,从你的角度看,我和劳伦斯唯一的差别,就是对你和阿吉斯的态度好一些,其他的没有差别,有钱、残酷、规矩大。

  而你又喜欢自由自在,只是放心不下阿吉斯。

  说实话,我也不喜欢这样的你,用讨人嫌的话说,你不是个合格的工具人,我甚至会担心你的自由之心会影响到其他人。

  所以,我现在给你选择。

  1,接受规矩。

  2,确认阿吉斯会得到合格的照料后,去追你的梦,但探视阿吉斯会有限制,而不是什么时候你想,就能见。”

  听厄尼这么说,萨拉相信了厄尼的诚意。他最终选择了2,这没有超出厄尼的预料。

  这是个意识形态的问题,欧美人将个人自由看的很重,往往宁肯牺牲优渥的物质条件,也要换取更多说‘不’的权力。

  也正因为如此,像卢平那般,经历了太多世态炎凉,愿意为老婆孩子热炕头放弃一些自由权益的,在他眼里才显得特别可爱。

  厄尼为此还腹诽过自己从社畜到资本家的无缝切换:反的不是资本,仇的也不是富,而是憎恨自己不是资本、以及不够富。

  当然,他觉得自己不会成为黄世仁、或周扒皮。

  一方面因为社畜出身,深深知晓社畜的苦。

  更主要的,挂开的那么大,完全有条件取悦自己的良知。既然不至于谈感情就伤钱,又何必做那个恶人?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终究免不了会成为某些人眼中的万恶之人。世上从来不会缺媚上欺下的中间层。

  简单的举个例子,原料收购,他开的价格是公道的,但接活儿的却玩转包,一转再转,到最后真正的原料收集者,不但薪酬微薄,还需要担大风险。

  那么收集者会体谅他么?应该体谅他么?大约不会,苦难只会让收集者恨这条产业链上的所有上层,毕竟都是剥削者。

  可以说,这是个至少目前看来,近乎无解的难题。

  就算真有开明的制度和律法,也得有忠诚的执行者才行。

  绕不过人,就绕不过人性。

  于是自我感动,自我取悦之余,对错都没法谈,只能说屁股。

  坐在资本的立场,真的想做点好事,那就减少中间层,让顶层可以和底层直接对话,把管理这块儿也抓起来。或许能被人歌功颂德那么十几年、几十年。

  然后就不好说了,企业熵增现象,世上没有永恒的王朝……

  厄尼在萨拉和阿吉斯姐弟这里破了财,但在劳伦斯、奥鲁姆那里则得了财。

  不是钱,而是一座岛,在大西洋上,从爱尔兰的拉欣奇出海,一直向东,在北大西洋中心的海底山脉群中,有一座海底火山喷发形成的岛屿。

  由于该处还是格陵兰的寒流和北大西洋的暖流的洋流交汇区,因此鱼产丰富,却又是个险地。海中暗流紊乱,海上常年风暴,小岛就隐藏于其中,叫做风暴岛,如今是一处半人工半天然的秘境。

  厄尼明明知晓这岛恐怕有猫腻,但还是愉快的接受了这份只有在超凡圈才被承认的地产。

  在古老的羊皮纸契约上、用为防万一(巫师圈的互动有时候会用到)特意准备的凯文的鲜血,签署了凯文·麦克米兰的大名,原本的鲜血署名‘艾尔伯特·E·劳伦’的名字,就自行消散了。

  黑人奥鲁姆还想就此解释点什么。

  厄尼直接摆手:“无需多说,如果是好处你们拿,代价我来付。我会给劳伦斯家族一个合适的交代的。

  而如果是因为劳伦斯家族能力不足,财富反而成了拖累,那么这个挑战我接下了。并且会认为这次的补偿很合理。”

  奥鲁姆事后将厄尼的这番话、告诉了劳伦斯家族的现任家族艾尔伯特,未老先衰、坐在轮椅中的艾尔伯特吩咐:“多一些关注,一旦确认麦克米兰家族拿下诅咒岛,务必第一时间结交这个朋友。”

  厄尼是搭乘从纽约到伦敦的班机返回不列颠的。

  在飞机的商务舱补了一小觉,便回来了。

  之后去魔法部办了几项跟地产有关的手续,这才回家。

  现如今,有心人都知道麦克米兰家族在阿美利加买地置业,并且拿到了魔法国会发放的绿卡,说不定一扭脸就成外国人了。

  有人不愿意这个能够惠己的钱袋子跑了。

  还有的人,则巴不得这个讨厌鬼赶快滚蛋。

  以福吉为首的一干官僚,则是痛并快乐着,他们为麦克米兰的闹腾搞事而痛,同时又为麦克米兰给他们带来的各种收益而快乐。

  总体来说,他们不希望麦克米兰家族离开,至少现在不要离开。

  有麦克米兰跟马尔福等纯血家族打擂台,他们能更好的为自己争取权和利。

  政客最怕一潭死水。

  风平浪静怎么凸显他们的重要性?怎么建功立业进入快速上升通道?怎么见缝插针捞好处?

  原本他们是寄希望于邓布利多的。

  可惜邓布利多既有食古不化的一面,又有滑不留手的一面,你觉得他会刚,他底线突然就灵活了,你认为他会妥协,他又不依不饶的死怼了,就很难预测很难搞,是令他们讨厌的那种类型。

  现在倒是好些了,因为凤凰社那帮人变得活跃。

  那帮人相对就好摆弄很多。

  这不,八月中旬,小天狼星就在翻倒巷捕猎到了食死徒通缉犯多尔芬·罗尔。

  这位有着纯血家族血脉,祖上出过魔法部部长的黄发大块头,原历史最著名的表现,就是跟安东尼·多洛霍夫一道搜索、并在一家快餐店袭击过铁三角。一名危险的龙套角色。

  结果硬是被小天狼星循着味儿给找到了,另外一个与其搭档的黑巫师同样也被小天狼星制服。

  小天狼星不知道的是,这两个人,恰恰是马尔福他们准备用来收拾福吉的工具人。

  所以说,能在云谲波诡的社会环境下当上魔法部长的人,怎么可能是个简单的蠢货呢?

  在不遭遇剧情杀时,福吉还是很有两下的。

  厄尼是回家后的第二天,才想起看白胡子给他的那张报纸的。

  就像两国媒体,喜欢互抖对方国黑料糗事一样,魔法国会揭露发生在伦敦的超凡凶杀案,那可是不遗余力,甚至故意带节奏,以让人浮想联翩。

  而《新预言家日报》上的相关报道,轻描淡写,严重失真。

  若非先看了白胡子给的报纸,就算有浏览报纸的习惯,也很难将《新预言家日报》上刊登的相关信息,跟稻草小丑联系到一块儿。

  “麻烦终究还是来敲门了。”

  墨菲定律:如果事情有变化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在前往霍格沃茨的列车上,厄尼还为稻草小丑的事想到了这个。

  而身边的哈利等人,则在聊对角巷购物的种种。

  毫无疑问,这是最拥挤的一个包厢了,六个小巫师凑在这里。

  赫敏也学坏了,肆无忌惮的破坏规矩,对列车包厢施展了延展咒,虽然只能维持一段时间,但的确是宽敞了许多。

  厄尼被汉娜和赫敏夹心饼干般夹在中间,对面则是哈利、罗恩和贾斯廷。

  罗恩咏叹:“我曾经那么想得到查德利火炮队的队服,今年我母亲大发慈悲、主动提出要给我买,我却不想要了。”

  贾斯廷问:“所以你就卖了这顶帽子?老实说,它总是让我想到那顶油腻破烂的分院帽。”

  罗恩立刻强调:“这是顶能给人带来幸运的帽子,而且它的价格真的很合适!”

  赫敏哼哼:“如果它真的能给人带来幸运,那么它为何会被典当到旧货店以低廉的价格转卖?

  这又不是你慧眼识宝,认出了它是某顶著名的幸运帽子,而是商铺老板推销告诉你的。

  想想吧,如果它是真的,就算是你的亲兄弟,怕也不会以低价卖给你吧?”

  罗恩脸绿,但仍旧强辩:“可总不能我爸妈也都搞错。”

  “他们只是想顺着你,让你开心一下,反正又不贵。”

  汉娜的补刀是致命的,罗恩彻底无语了。

  厄尼笑道:“好办,我们让它变成加幸运的帽子不就好了嘛。既然确实存在加幸运的福灵剂,那么就必然能以法术的方式,加持在物件上。”

  赫敏皱眉:“恐怕很难。”

  “可若是真掌握了这项本事,你不觉得很厉害,还很有钱景么?就当是课外活动的一个小目标好了。”

  罗恩将皮质的三角帽拿在手里看了看,道:“这是个好主意。”说着又将帽子扣在了自己头上,变得像适才一样得意,仿佛这帽子已经成为了幸运帽。

  继幸运帽之后,哈利聊起了丽痕书店的遭遇。

  由于去年在思想上获得了长足的成长,哈利在被洛哈特利用完之后不久,就明白了洛哈特强行揽他一起拍照的用意。

  本来对洛哈特抱有一定好感的赫敏,对此也颇有微词。

  这不光是因为思想更成熟了,还因为原历史中那份少女对优秀异性朦胧而诗意的倾慕和喜爱,已然在厄尼身上找到了不少。

  而从做事做人的角度分析,赫敏将洛哈特和厄尼一对比,就觉洛哈特有些不地道了。

  “甚至粗暴的有些蠢!”赫敏这样想。

  而有了这样的一个认知,再看洛哈特让学生们准备的教材,自然也就觉得有些膈应。

  赫敏表示,她为此心情大坏,到现在都没有看洛哈特的那些书。

  厄尼笑:“相信我,书还是不错的。里边有不少非常实用的经验谈。不过,我在这里提个醒,或者说,留一道题,供大家思考,有奖励哦!”

  小巫师一听有奖励,顿时表示你要说这个,我们就不困了。

  麦克米兰出品,必属精品,大家都挺愿意争一下的。

  “洛哈特的这个系列丛书,可以说是‘我系列’。

  然而,精读之后,你们会发现,每一部作品,都有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思路、甚至是为人处事风格。

  问题来了,洛哈特先生,是怎么做到多人格的?真的是像他说的那样,是写作的艺术加工手法。还是另有隐情呢?

  大家可以自行搜集情报,然后分析推测,我这里是有标准答案的,谁最接近真相,谁获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