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恩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深入其中,有些从外间看不明白的情况也就不经意的了解了。

  比如说厄尼不明白围绕这处秘境的大湖是哪里来的。

  等进了游乐场细品细琢磨,才知道那是幻术。

  这个就很了不起。

  要知道他可是大德鲁伊,自然之子,荒野丛林就是他的家。

  在此之前,他心中骄傲的认为,能够在这方面骗到他的魔法,恐怕还没有诞生。

  这不,打脸了。

  就像他刚才没能察觉游乐场内外是两个景象一样,大湖也是类似的术法造就的,用他后来总结的话说:“高明的可怕!”

  而有了这个认知后,厄尼第一时间不是感到恐惧和不安全,而是觉得兴奋。

  他觉得或许是山口山心宇宙给了他太足的底气吧。

  总之高明的幻术,他的第一联想是:我在梦魇之力的运用方面,恰好欠缺高明的幻术手段辅助呀。

  他觉得两者都是弄虚作假,在技术上,骗局的设计上是相通的。

  那些在魔术领域浸淫多年的凡世魔术师,恐怕都能在障眼法等技术方面做他的老师,更别说幻术大师。

  于是他为发现一个宝藏而开心。

  然后就发现,来这里游玩的人们,大多数是通过任意门来的。

  不是DND术法‘任意门’,而是现实中的门,有门框的那种。有一定的英伦壁炉飞路网的特点,但更具现代气息。

  貌似是用一次性门钥匙,随便插在一个能插钥匙的门上,拧动,然后打开,就能来在游乐场的专用帐篷中。

  反正厄尼在一个三面都是门,共计十二道门的大帐篷里,看到了完全不同的背景,有家里,有酒店,有夜总会,还有洗手间……

  “竟然对普通人开放,这一点还真是出人预料。”

  机车妹白了厄尼一眼,哼哼:“我知道你想什么,傲罗执法。然而这里恰恰是魔法国会有份的秘密产业,否则他们靠什么支撑全球最庞大的超凡机构,支付同行业最高的薪酬?”

  说着,隐晦的用眼睛为厄尼指了指人:“看到那两个喝着咖啡聊天的家伙了么?退休的傲罗。

  魔法国会为了保证傲罗拥有旺盛的精力和体能,做出了队员35岁,队长40岁的年龄限定。到年龄就会辞退,退休补贴也很微薄,一次性买断。

  而这些人,恰好是有一大家子需要养的年纪,偏偏又没有其他专长,只能是来这类场所打工。”

  “你对这方面的情况,知晓的挺详细啊。”

  “我爸之前在这里做过保安。”

  “哦。”

  机车妹看样子不想多说,厄尼也没有讨人嫌的多问。

  然而那两个前傲罗看到了机车妹,主动行了过来。

  高个子以一副坏叔叔的戏谑表情:“哎呦,萨拉,挺有本事啊,又钓了个凯子。”

  机车妹脸色难看。

  厄尼则有些面色古怪,他早就知道有可能被当凯子了,自然不是为此感到诧异,他诧异的是这两人明显有找茬为难萨拉的意图。

  他并不觉得萨拉刚才说她爸在这里干过,是在说谎。

  因为如果是骗,那么接下来必然有相关套路,比如我是保安子弟,对这里门儿清,能罩着你,有发财门道等等。

  然而萨拉并没有这么玩,那么撒谎就显得很没必要了。说多错多,没道理自己给骗凯子增加难度。

  既然萨拉的父亲在这里干过,这俩人的操作就很耐人寻味了。

  这时,另一名啤酒肚凸显的前傲罗不满厄尼的表现,以教训小年轻的口吻道:“说你呢,衰仔!傻里傻气!难怪会被骗。”

  厄尼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仔细这人一眼,腹诽:“邓布利多都没敢在我面前装的哔,被你装了,尼玛贵姓啊?”

  好在相比于‘莽小伙儿’,厄尼更符合老银币特征,没炸。

  不过啤酒肚可没那么好说话,他也是老江湖了,厄尼的态度他是能解读出来一些的,昂起下巴道:“怎么,不服气?”

  紧接着就‘唉哟!’一声,随即就拖着一条腿连连后退。

  高个子倒是挺机警,立刻抽出魔杖,一脸警惕的指着厄尼。

  机车妹见到这一幕,当时就有点怂,吞咽口水,脸都有些白。

  厄尼则一脸淡定,只不过眼神就渐渐有了野兽的那种冷冽。

  这其实也是受德鲁伊战职的影响,一般人想这样都做不到。

  高个子顿时就有种被远古凶兽盯上的惊悚感,这是一种源自遗传基因的本能畏惧,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一刻,他一点都不觉得手中的魔杖能给他带来多少安全感,而是觉得随时会被眼前这个可能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撕碎。

  而啤酒肚这时已经缓过劲,骂骂咧咧:“谁他娘乱扔烤肉木签儿?”然而就看到高个子冷汗涔涔、一脸紧张,拿着魔杖的手都在发抖。

  不由就有些莫名其妙:“发生了什么事?我喝断片儿了?今天没喝酒啊!”

  “唉,老伙计,怎么了?”

  高个子仿佛从睡噎状态被唤醒了一般,打了哆嗦,醒觉了过来,冲啤酒肚道:“没事,走走,喝两杯暖暖身子。”

  随即便拉着啤酒肚走,啤酒肚走出几步还不甘心的回头给厄尼上眼药:“小子,别让人骗了还替人数钱。”

  机车妹萨拉的角度,刚才没能看到厄尼的眼神,也没见厄尼有什么动作,脸上还挂着笑,不明白怎么事态怎么会这般莫名其妙。

  厄尼对她笑:“走吧,别让这种小事扫了兴。”

  “哦、哦!”萨拉抓个抓棕色的头发,一脸小迷惑的带着厄尼继续前行。

  而另一边,隔了几十米后,高个子指着厄尼的背影,对啤酒肚道:“那家伙刚才看我时,让我感觉就像当年被那头变异魔龙盯上”

  “怎么可能!?”啤酒肚脱口而出,随即又想到以高个子的性情、及其当年遭遇,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当下道:“上报?”

  高个子神色变幻,半晌之后,摇摇头:“别,这事我们别招惹,萨拉那小碧池惹到了怪物,多半要爆。”……

  俗话说,身怀利器,杀心自起。

  刚才被高个子用魔杖指着,厄尼确实有心发飙。

  他能接受一定程度的嘴炮,但动手动脚这种实质威胁,就不太行。而巫师的魔杖,在他眼里,堪比特工手中枪,他自然不爽。

  但最终,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

  事后他还为此自嘲:“淦!理由竟然跟前世一样,怕就此惹了麻烦,成本高昂,没办法继续过正常的生活,明明知道痞子无赖,往往就是利用这种老实人心理……”

  又腹诽:“这才是突发事件见真性情,还是那条社畜怂逼!”

  不过埋汰归埋汰,但并没有特别后悔。

  他自家知道自家事,一旦动手,就没个分寸,很容易闹出人命。

  对方并不是十恶不赦的那类,真要是一巴掌抽的对方狂吐血,回头还得用治疗术抢救,感觉很逗比。

  轻点挠?抱歉,这些技能是挂出来的,不是他练出来的,力道掌控做不到自如随心。

  跟随着萨拉,错过了好多看起来很有意思的玩乐项目,最终进入一个大帐篷。

  伴随着热浪和鼎沸的人声,浓郁的雄性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再往内走,就能分清楚嘈杂的呼喝声和叫骂声了,气味也变得一言难尽,烟味、汗味、乱七八糟的味,还有铁锈味和血腥味。

  从通道中拐出来,就进入一个拳擂的所在,中央是铁笼格斗台,台高约普通拳擂的一半,四面八方有射灯打光,铁笼外围都是人,光线比较黯淡,但不妨碍看到、和感受到观赛者的激动情绪。

  厄尼撇撇嘴,心道:“是我两世为人活久见吗?还是这个时代本就不及后世狂野及消息爆炸?真的是毫无新意。”

  萨拉熟门熟路的拉着他走,他问:“该不是让我打擂吧?”

  “不,是让你赢钱!”

  “呵!”厄尼也没再说什么废话。

  来都来了,大老远的,左番也不过1000美刀。

  办理投注的不止一人,萨拉则特意选了一个水桶腰的黑人大妈。

  这大妈有着高亢而洪亮的嗓音、和RAP节奏感的说话方式:“哟哈,萨拉,又给你弟找来个饭票?”

  萨拉神情有些尴尬,扭头对厄尼低声道:“信我就把钱给我。”

  厄尼爽快的给了钱。然后由萨拉完成投注。

  “等着吧,我帮你买的那一场,是今天的压轴赛。”

  “既然如此,我还是先出去透透气,我里的气氛我不喜欢。”

  萨拉耸耸肩,但还是跟着厄尼一起出来。

  厄尼也没多问笼中斗的事,他相信届时自然明了。“这里还有什么好玩的?”

  “那要看你喜欢玩什么?”

  厄尼想了想,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什么是特别感兴趣的。

  最后只能是逛逛看,倒也遇到有些有趣的小游戏。

  比如魔力遥控赛车。

  这是个只有巫师才能玩转的游戏。

  需要魔力、精神力催动赛车,并且对协调性、控制精度、乃至空间感等都有较高的要求。

  厄尼自然是跃跃欲试,想看看自己过去大半年来,在霍格沃茨修补魔法阵的锻炼成果。

  一开始因为生疏,出了几次糗,但后来就越玩越溜,那名游乐场的工作人员,已然需要全力以赴,才能勉强胜过他一些。

  “哈哈!”厄尼玩的很开心,觉得这也是个蛮不错的锻炼手段。

  从赛车地出来,他还在琢磨要不要回头在秘社俱乐部也建一个。

  尖叫棚屋的秘社,如今被扩建出了B2层。主要用来安置魔法厨房。那么再整个F1赛道玩法,应该会很受小巫师们欢迎。

  便在这时,忽听有人道:“年轻人,你魔力强大,精神力灵动而敏锐,控制力还欠些火候,但跟你的同龄人比,已经殊为难得。

  最让我欣赏的,则是你的情绪始终很稳定。

  能看的出来你很喜欢这个游戏,却又能始终将情绪控制的很平稳,我许多年都没见到这方面比你更出色的了。”

  厄尼循声看过去,上下打量将他夸成一朵花的糟老头子。

  他觉得这位须发皆白、有着扫帚眉和山羊胡的老者,简直就是丑国拟人化的那个山姆大叔的活化版,换身衣服就行,都不用化妆。

  “谢谢称赞,您有什么指教?”

  “我的手艺需要一名继承人,看中了你。”白胡子一脸的骄傲。

  这一刻,厄尼联想起了山口山6.0:钢铁部落的名场面:格罗姆·地狱咆哮,端着腥臭的玛诺洛斯邪能绿血,问老银币古尔丹:“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很可惜,这个梗他此刻无法演绎,也只能自娱自乐的玩一把。

  白胡子闻言哈哈大笑:“真是个有趣而又谨慎的年轻人。”

  “应该的,超凡的世界这么危险,而我还小,没活够。”

  白胡子表情转为严肃,他只是挥了挥手,周遭的一切,就仿佛被摁下了暂停键的电影般停滞了。

  必须说,满分100分,这个哔装的厄尼给120分,真的是很惊艳,宛如神迹。

  赶快收割一波情绪。

  白胡子对厄尼的反应愈发满意,他指着游乐园的种种,朗声道:“代价,就是继承这里!”

  “啧!”厄尼心说:“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创业失败,就得回家继承亿万家产的超凡版本?

  纵观历史,类似这种天上掉馅饼,要么馅饼有毒,要么引人入坑,鲜有例外。”

  这时就听白胡子又道:“又或帮我找到并杀死稻草小丑,和卡奥父子。”

  “咦?”厄尼感到诧异,暗忖:“这么巧的么?从概率学角度,这个可能性比福利彩中将都低呀!”

  白胡子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道:“无需乱猜,我知道你是谁,厄尼·麦克米兰。”

  是不用乱猜了,但改为惊悚片儿了。

  厄尼又狠狠收割了一波情绪,才保持了沉着镇定。

  不明所以的白胡子则又夸了一波:“你的镇定能力是真的不错,这也让我愈发看好,只有你这样的,才能克服稻草小丑的惊魂诅咒,进而战胜它。”

  厄尼猜测的问:“所以说,我跟卡奥父子,以及稻草小丑的恩怨,您都知道?”

  白胡子自傲的道:“卡奥父子使用的那个游乐园,就是我制作的。眼前这个,则是升级版。稻草小丑,则是我的儿子。”

  “嘶……”厄尼忍不住倒吸凉气,感觉自己已然不知不觉卷入一场晚八点档恩怨情仇剧的超凡现实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