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五章 医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五月中旬到六月上旬,哈利他们利用假期,共参与了四次小人国冒险活动。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一次不落的参加了。

  像赫敏和汉娜,都是参加了两次。

  贾斯廷则是三次,第三次行动中被某个逃犯在胳膊上撕咬下一大块儿血肉,因而没能参加第四次活动。

  另外,这事给贾斯廷造成了心理创伤。

  他后来说:“我觉得我的性子有点滥好人,对人心的险恶估测不足,或者说不愿意将人想的太坏,结果却容易害人害己。

  说实话,即便现在,我也不想将人想的太坏。我觉得活在那样的世界中很糟糕。

  所以,我虽然尚未确定将来做什么,但起码知道,傲罗不会是我的选择。

  我还会继续磨砺魔法技艺,是因为我喜欢魔法,也知道有无自保的能力很重要……”

  不光是贾斯廷,铁三角和汉娜也都有了一轮心智方面的长足进步。甚至让厄尼都感到有些犯酸。

  他心道:“前世有句话,说尚未离别,就已经开始思念。我这个也一样,一年级尚未过去,奶爸就已经可以退休了。说教课变得不合时宜,以后大约也只能以怀念的方式提起了。”

  六月中旬,眼瞅着距离学年考试没几天了,麦克米兰家族惹上了一些麻烦。

  严格的说,事情怪罪不到麦克米兰家族头上,但如今的英伦巫师界、乃至欧美巫师圈,都有白左当道的倾向。

  至少在厄尼眼里,是这样的。

  阿兹卡班的那些囚犯,有相当一部分,在厄尼眼里,根本就是罪证确凿,枪毙十次都嫌轻,可偏偏要装无死刑的哔,继而为日后的再次为祸埋下了伏笔。

  类似的情况其实还有不少,一边黑暗残酷,一边白左甜腻,就跟精神错乱一般。让人不喜。

  对此,厄尼也只能归咎于意识形态的差异,没法代入。

  而麦克米兰家族这次摊上事,就是因为另一条白左思路——强者的公众责任。

  具体爆发,是因为白崖疗养中心的一个孩子。

  白崖的医师们跑去橡树疗养院装哔,结果沦为了病人。

  如此一来,本就业务岌岌可危的白崖疗养中心、彻底呈现出一副散伙状态。

  厄尼当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犯低级错误,不差那几个钱,将那边的人员全部接管过来,仁义体面有了,干货也有了。

  这里的所谓干货,就是真精神病。

  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厄尼拒绝代入。

  他选择较为粗暴的分成两个部分处理。

  1,轻度患者,通过入梦+夺魂咒+一忘皆空,令其恢复正常。

  厄尼不是将梦魇玩成了筑梦么?

  为了打造属于自己的意识宇宙,厄尼以梦宇宙为试验田,进行各种实验,其中就包括梦境桥接,从而走入患者的内心,充分的了解,然后对症下药。

  所以,入梦其实就是变相的摄魂取念,但更具系统性,更细腻,长期工程。

  2,重度患者,这种人是不适合作为入梦对象的,其人意识极度紊乱,信息关联错位严重,入他们的梦,就是打地狱难度的副本。

  厄尼的处理方式是精神病人欢乐多、跟旧日支配者是绝配,所以,梦魇化吧,也许负负得正也说不定。

  这就是干货,第一类能练手,第二类能得兵,不白养。

  然而,永远都不能小窥人心。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就有那人,之前亲人在白崖受虐时,他们不声不响,现在来橡树疗养院了,却吹毛求疵。

  觉得讲道理的麦克米兰家族、和正处于形象树立阶段的橡树疗养院好欺负?

  也许有一些。

  但厄尼不乏恶意的猜想,这些人,怕是不想亲人健康出院,更愿意他们在所谓的疗养院熬耗而死吧?

  总而言之,矛盾就这么匪夷所思的出现了。

  橡树疗养院不肯待,白崖那边都空了,自然也待不成。

  那你就接回家自己去照料呗。

  不行,不肯。

  按照这些家属的说法,之前,病人在白崖那边待的傻好的,就是因为你们橡树疗养院装哔,把白崖的医生给整成病人了,现在白崖关门了,你们得给个说法。

  这在橡树疗养院的角度看,就是讹诈。

  从相关律法角度讲,橡树疗养院没有必须收容的义务,而肯以较为优惠的费用收纳,这已经是照顾。

  而这几个家属提出的条件也苛刻:

  要么,恢复白崖疗养院,让病人继续在那里住院。

  要么,送去他们凭信的过的外国高级疗养院,而他们只支付原本白崖疗养中心的花费,不足的部分全部由橡树疗养院承担。

  厄尼自然是不肯,这不是能不能免费的问题,而是原则的问题,不能开这个先例,不惯这毛病,爱咋地咋地。

  这时候,以福吉为首的魔法部装哔人士又开始表演了。

  白左那一套,什么人文关怀啦,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啦,并且拿出当初的约定说事:你家说的,会妥善解决相关问题的……

  没错,白纸黑字,有书面文件,但那是指树立新的行业标准,扭转往昔糟糕形象,推动行业进步。

  并且在这个过程汇总,给予失业者培训再就业的机会,以及转业遣散补贴。

  另外,承诺病人能以优惠价格转院。

  这份文书中,可不包括容忍医闹。

  可魔法部这帮人,收钱的时候答应的挺好,书面文字也签署的很痛快,现在就开始玩情怀、讲感情了。

  而且惯用断章取义之法,不结合上下文,就抓住一段文字搁这儿装哔,很典型的政客作风。

  厄尼自忖这事处理时巨细明晰,不怕打官司,也不想开这先例。

  于是麦克米兰家族强硬发声:宁肯花十倍的钱,将官司打到国际法庭,也不接受这种讹诈。

  另外,再闹,那么就走法律程序,律师团会向法院起诉,魔法部不受理,那就国际法庭,连魔法部一块儿告。

  魔法部见麦克米兰动了真火,怂了。

  他们其实就是想坐地起价,潜台词:快来贿赂我,再给我点,我就替你说话。

  这是尝惯了遇事就有钱拿,吃了原告吃被告的甜头。

  但这次这事,厄尼觉得是真不能再惯着了。

  无论是病人家属,还是魔法部,都表现的太恶心了。

  再拿钱息事宁人,以后麦克米兰家族也不用做事了,稍微动动就有人借故上来索财,临完还美滋滋的表示狗大户就得这么对付。

  吵吵闹闹,事渐平息。

  这时,貌似是纯血巫师家族暗中出手了。

  厄尼不太确定,因为麦克米兰家的情报网,目前还是差了些。

  他估计是纯血巫师家族在搞鬼,怼了钱,也做了些承诺。

  于是本来就利欲熏心,见利丧智的这些病人家属,又开始闹。

  便在这种背景下,有一暂时被接回家居住的少年病人,发病杀死了祖母和哑炮姑母。

  必须承认,精神病巫师的确很危险,其发病时,因情绪亢奋,魔力暴动威力极大,尤其是少年,对自身的魔力掌控度本就不足,甚至都没有受过太多的相关教育而缺乏必要的认知概念。

  这事故令事件蒙上了血色阴影。

  人们都是同情弱者的,发生这种惨剧,好些人觉得橡树疗养院、以及其背后的麦克米兰家有一定的责任。

  用某些人的话说:“差那几个钱吗?宁肯花十倍价钱打官司,就是不肯让步,唉,惨剧……”

  厄尼气的肝儿疼。

  然而,巫师界自有其国情在,它并不像凡世的欧美,基本就是资本的天堂,有钱就是能够为所欲为。

  巫师界不但相当于人人有枪,且兵王遍地。

  这也就是老欧洲缺乏造反传统,换成‘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东方,早就揭竿而起,敢叫日月换新天了。

  可你要说民风淳朴吧,也不是,桀骜不驯的很不少,自由的不得了,动不动就炸刺儿搞事,游行示威,却又不成体系,闹一阵子不闹了,过一阵子又闹,就像没有头脑的肢体抽搐。

  总之,想要在这样的社会中做点事,那是真的不易。

  厄尼甚至为此腹诽:“忽然就有些理解伏地魔为什么要以血腥残暴的方式来打造权力宝座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