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章 悬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邓布利多有些担心厄尼大耍钞能力手段,会在巫师界吹气一股腐败之风。

  可厄尼看来,巫师界风气早就败坏了。

  就像前世他上学时,老妈数落他泡吧玩电子游戏时说的:“学好没见你的本事,这些歪门邪道,无师自通!”

  他觉得巫师们也一样,巫师避世,可不是因为他们是安贫乐道的白莲花。

  更何况,难听点说,入世的福都没享过,装什么已经出世的哔?

  能躲到深山老林,能躲开人性?他不信。

  当然,巫师界糟粕当道,他具体确实可以尽量割裂的玩。

  校园的归于童话,社会的归于现实。

  这么搞虽然有当鸵鸟的嫌疑,但既能收割感情货币,又能弥补前世的校园遗憾,为什么不能难得糊涂一回?

  邓布利多明显也不愿再跟厄尼探讨这一社会话题了。

  聊之无用,图惹不快,聊他作甚?

  再往深了说,刺鼻的铜臭味,是熏的人犯恶心,可他自己也带着这股臭味,深扯道德,会有种自打自脸的郁闷感和羞耻感。

  “那么始作俑者呢?你打算怎么处理?”

  “你是说那些妖精?当然是先忍着。”厄尼声音冷冽。

  邓布利多惊诧:“我以为你会将矛头指向卢修斯·马尔福他们。”

  厄尼哂笑:“怎么可能是他们?他们有家有口有钱有宅。

  他以卢修斯为例,他很清楚,真搞出大事件,威尔特郡的那块祖传地皮,可是有被借机收走的可能的。

  他们有胆子杀巫师,巫师对凡世而言是化外之民,不受律法保护。但没胆子明目张胆的炮制凡世血案。现如今可没有伏地魔给他们壮胆和背锅。

  而且我不觉得他们能Hold住吸血鬼,那些黑暗生物可是属臭胶的,沾上没那么容易甩脱,这一点马尔福他们也清楚。

  妖精们就不同了,它们也是黑暗生物,跟吸血鬼、狼人也一直勾勾搭搭,我怀疑它们给黑暗生物暗中提供各种支持,但目前还没有证据。更准确的说,只是为了钱,没多少人去碰这个项目。

  只能说,我有钱,但妖精们更有钱,还有势。

  另外就是有动机,它们已经尝到了麦克米兰家族一旦遇到问题,就需要动用钞能力解决问题的甜头。它们知道我手头上没有多少金加隆了,需要兑换。”

  邓布利多道:“可你之前不是还说,他们忙着从斯拉夫人那里吸血……”

  “没毛病呀,蚊子吸血也得先注入带有防血凝的毒素才行,妖精们缺乏凡世货币,自然就将主意打到麦克米兰家族头上了。

  这自然不太可能是妖精们合谋的,多半是某个有权势的妖精的私下操作,可对我有区别么?”

  邓布利多没吱声,虽然他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厄尼对妖精们的恨意这么深。但他认可厄尼的分析。

  他也知道,钞能力,往往会被更牛掰的钞能力打败。

  《预言家日报》不过是条没什么节操可言的疯狗。

  妖精们不同,妖精们是拿捏着巫师界经济命脉,脚踏超凡和凡世两岸的金融大佬。

  很多巫师一扯到妖精,就想起当年的辉煌:

  妖精战争之后,多少妖精被魔法彻底改造,成为奴性深重的家养小精灵,这彰显了巫师的强大,招惹巫师,结局就是后代做牛做马,被人拿鞭子抽还说好爽,被人驱赶还说主人求求你,然我继续当牲口吧……

  可实际上呢?

  妖精和被奴役改造成家养小精灵的妖精,从一开始就是两回事。

  划分它们的不是种族,而是财富。

  这就像有些犹太人在集中营被拔掉金牙,而拔金牙的器具,恰恰就是他们身在灯塔国的同胞,大发战争财卖给第三帝国的。

  资本连绞死自己的绞绳都卖,还有什么是不能卖的?

  那些被捕入营的,都是缺乏人脉,缺乏资金,得到消息时也是第N手的小人物,哪怕他们确实赚了些钱,也多半是因为家教带来的诸如勤俭,有生意头脑等而赚到的,是在规则之内玩,他们自身的能量、人脉、底蕴,也不允许他们超限玩,很容易翻船。

  真正剥削、压榨的,是那些资本,他们榨钱时比谁都凶残,却又耳聪目明,机敏的很,风声才起,就已经财富转移了,能被抓住的,多半都是财迷惯了,一点财都不想损失,想要亲自压着最后一笔财富离开的……

  都说战争永不改变,实际上是利益阶层永不改变,为的是钱,比拼的也是钱,获益的永远是玩钱的,和即将开始玩钱的。

  如果说凡世的一战对于邓布利多,是一次振聋发聩的提醒,那么凡世的二战就是鲜血淋漓的证明。

  很多他事先担忧的,都成了真实,并且比他想象中的更残酷。

  格林德沃为什么只是被囚禁,而不是被处以极刑?

  真以为巫师界是一个没有死刑的善良社会?

  不是,是格林德沃曾经对巫师们发出的那些警告,尤其是在法国巴黎公墓举行的那次集会上所预言的,都一一成真。

  格林德沃的确是在一次次尝试有可能令巫师界走向毁灭的战争行动,并且传输一些极端种族主义思想,但没人能否认,格林德沃是有远见卓识的,他的一些想法是极具前瞻性,他的一些论点也是被现实证明了正确性的,这些都成为他的个人魅力的一部分,以至于在全球拥趸无数。

  没有任何一个有见识、有理智、对未来生活还有期许的巫师,愿意承担击杀格林德沃的代价。他必然会被打黑枪。

  格林德沃的真正倒台是在1945年,他正面击败了他,获得了老魔杖的支配权。之后,格林德沃选择了自囚,临别之言是:“老友,我们错过了最好的一次机会!”……

  这都过去快半个世纪了,当时的情形,他都历历在目。

  凡世的风起云涌,巫师界的种种变化,他都看在眼里,计较在心中。要说一点都没为当初的选择后悔过,那是假的。

  人性的闪光的确存在,但人性的污浊已经成势。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凡世如此,巫师界也是,都没跳出人性,如何能够不同?

  现在的妖精,就是巫师界的资本权贵。

  想要彻底扳倒,他不行,厄尼也不行。

  就像厄尼对伏地魔一系的理解一样,招牌、表象,干掉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灭的掉不世魔头,灭不掉人心鬼蜮。

  这是个近乎无解的难题。

  因此他不太希望厄尼像资本权贵那般成为钞能力高手,也不希望厄尼过于痛恨妖精。

  他怕厄尼成为第二个格林德沃!

  他有预感,如果厄尼走上格林德沃之路,整个世界势必掀起前所未有的腥风血雨……

  与邓布利多心情沉重、表面平和不同,厄尼的性格中,不乏‘小苹果’的逗哔一面。

  他不乏调侃的叨逼叨:“俗话说,同行是冤家。我恨妖精,很大程度让可能是因为、嫉妒人家能够借助组织势力的框架,比我更轻松、更持久的薅取财富吧。”

  “所以呢,你的终极理想是取而代之?”

  厄尼笑:“校长,我知道您担心什么,担心格林德沃的衣钵得以传承,担心我会在某日会高喊‘革-命需要流血,阵痛是变革的必然。’之类激进的话,在巫师界,乃至整个世界,掀起血火之灾。”

  邓布利多叹了口气:“如果你不是有着这样一个格林德沃没有的常自省反思的优良品质。我们不会有这般对话的可能。”

  “这样的赞誉,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不过我知道,这话也就听听罢了,不能太当真。格林德沃先生不是不懂得自省反思,他只是太骄傲了。”

  邓布利多难得脸上有了笑容:“这也是你的一个优点,有着过来人的谦和,以及敬畏心。”

  厄尼也笑:“您要这么说呀,我就得再多嘚瑟一些。我甚至怀疑,格林德沃先生,已经跳出了骄傲与谦卑的这个范畴……”厄尼的神情变得肃穆:“东方的古圣孟子说过一句话: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邓布利多哈哈大笑,就像财迷捡到宝般开心,他愉悦的捋着胡子,道:“你能说出这话,令我相信,格林德沃的道不是你的道。”

  厄尼略一思忖,服气的笑笑。心说:“要不说人老精、马老滑,邓布利多的这套逻辑,也是挺犀利的。”

  这个话题聊到这里,已经十分尽兴了。

  厄尼也清楚,这时候再深扯什么如何对付妖精,就属于狼言狠话放嘴炮了,没意思。

  于是,他将之前跟汉娜、赫敏他们提过一嘴的高价悬赏的思路告诉了邓布利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