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霍格沃茨的大德鲁伊 > 二十四章 禁林跟踪

我的书架

二十四章 禁林跟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论昼夜,厄尼都享受大德鲁伊格位带来的好处,在荒野中,如履平地,没有声息,没有脚印,也没有气味。

  相应的,他也在付出着,经他转化的超凡力量,散溢而出,宛如甘霖,滋养着森林,同时又像呼吸般自然而然。

  这是一种被动效果,就像虔诚的信徒侍奉他们信奉的神灵般,互动不仅仅只在祷告时发生,而是始终有着关联。

  只不过被神格化的自然有意无心,这令信奉自然者更自由,但也更讲究本心和诚挚。

  从这个角度看,唯物的习惯,无疑是厄尼的道阻,好在他像大多数人一样,有着热爱自然,亲近自然的本能。

  再加上德鲁伊之道的束缚和影响,以及环境熏陶、和对养成相关新习惯的诉求,改变正在慢条斯理但坚定的持续着,趋势喜人。

  因此,每隔一段时间,他就能感受到自身的进步变化。

  这成为一种变相的鼓励,让他在这条超凡道路上,走的更自信、更稳健。

  奇洛则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状况。

  高一脚、低一脚、深一下、浅一下,磕磕绊绊,别提多难受了。

  尤其是今天,格外的别扭,仿佛整个禁林,都对他充满了恶意。

  这其中有厄尼的功劳。禁林如今,乃至以后,的确会对他充满恶意,因为厄尼将他标记为自然之敌。

  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奇洛现在不方便施法照明,就算做了,该绊也照样会被绊。

  整治奇洛,同时分散奇洛注意力,有利于隐匿。

  奇洛狼狈踉跄的走了一段路后,寄魂在他身上的伏地魔就忍不住了。

  奇洛急忙解开头巾,然后就是挨骂,伏地魔没好气的讽刺:“很难相信你的爱好竟然是旅行!你可真看得起自己的行动能力!”

  上了贼船后,奇洛已被伏地魔整的服服帖帖。

  之前没能从古灵阁地下金库中拿到魔法石,公平的说,不赖他。

  毕竟奇洛的潜入是成功的,魔法石被海格先一步取走了,他又有什么办法?

  可伏地魔还是以寄魂在他身上作为惩罚,这他都忍了,现在被挖苦几句,自然是毛毛雨,唾面自干。

  可这并不能缓解他走路连滚带爬的倒霉效果。

  伏地魔见自己的训斥并没能起到多少效果,便渐渐停骂了。

  厄尼猜测,可能是累了,人了。也可能是终于想明白,奇洛也不想这样,但他真做不好。

  又或者,以伏地魔的疑心重,即便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也不仅怀疑是否有人在暗地里捣鬼了。

  他对此倒是不怵。

  他是成年人,搞事不是单纯为了看笑话、又或一时兴起,而是有目的、也有把握的。

  伏地魔又如何?

  谁还没点‘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小犟脾气?

  他又没受过伏地魔的毒打,反倒仗着先知优势,将伏地魔的老底盘的真真的。

  而且他拥有强大的金手指,还有不菲的情绪货币,方便他根据实际情况,随时兑换出需要的技能,来度危解厄,获取胜利。

  这样的他,何必怕此时此刻的伏地魔?

  相反,他这么想:“你伏地魔能在阿尔巴尼亚森林中与蛇鼠为伍十来年,以为回来就能叱咤风云装哔了?又不是什么王者归来。更何况,时代已经变了,黑魔王!”……

  事实也证明,哪怕是黑魔王,也得遵循‘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的道理,哪有那么多‘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机会往往都是自己创造的。他现在还真就抖不起来。

  这次奇洛过来,不过是对山巨怪进行施法和投食。

  缩小咒和虚弱咒,令山巨怪能够在不起眼的一处树洞中藏的住。

  厄尼终于知道原著中铁三角遭遇的山怪,为什么那么臭了,在自己的便溺堆里被腌制两个月,换谁也不可能好闻。

  虽然他并不能确定山怪被奇洛带到禁林的具体时间,但他认为,奇洛在开学前后将之布置到位的可能性最高。

  巨怪的原产地是斯堪的纳维亚,最早是如何漂洋过海来到不列颠,没人清楚,但数量稀少,却是真的。

  巨怪分为山怪、林怪和水怪,其中又以淡灰色皮肤的山地巨怪最危险。它们栖身于荒山野泽,得专程捕捉才能获得。

  而且这些家伙魔法抗性很高,不是那么容易轻易搞定的。

  说到这个,厄尼便觉得这次也算不虚此行。

  虚弱咒,这是个典型的秘咒,他确定没有在原著中出现过。

  其咒语直译过来,竟然是‘废拉不堪’,这么接地气的咒语,若有他不可能记不住。

  厄尼很喜欢这一咒语,也很理解与该咒语配对的那种情绪和状态。他相信自己定能掌握并迅速专精。

  既然魔法的核心在于感性,那么与自身性情对应的术法,就容易掌握和专精。

  相应的,有足够的生活,也有利于掌握施法所需的那种情绪感觉。因此,HP巫师像中医,一般来说都是老的比较吃香。

  厄尼的记忆力一般般,哪怕是聚精会神,而且奇洛连着施展三次虚弱咒,他也只是记了个大概。

  他琢磨着,回头还得刻意盯梢,来偷师学法。

  随即又联想遐思:“果然,人性本贱,这学法术也跟下流段子中说的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正经八百的放在那里,不乐意学,嫌弃没吸引力,就是那些不好搞到手的,才惦记……”

  正瞎琢磨呢,奇洛突然对着周遭连续施法:“人形显现!”

  随即不死心,又一波快速连续施法:“原形立现!”

  都是显形咒,前者是针对一个区域的内人的,后者则是针对物。比如魔法造物,侦测法器,就要靠原形立现。

  厄尼自然是被奇洛这突如其来的操作吓了一跳,幸亏他在心宇宙练出了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本领,否则指不定就弄出动静了。

  还有,他现在既不是人,也不算物,而是一只大猫,哈哈,完美避过!

  但这也不妨碍厄尼暗啐一句:“老阴哔!”

  他觉得这多半是伏地魔指点。

  当然,奇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否则不至于玩的这么溜。

  随后便忍不住暗自吐槽:“话说,J·K·罗琳大神,是有多恨专业搞学术的?感觉在大神眼里,搞学问的人,就是民科+怪胎!

  瞅瞅这拉文克劳的名人,吉德罗·洛哈特、丽塔·斯基特(《预言家日报》的那个为了博眼球不惜造假的女新闻记者)、西比尔·特里劳妮、奎利亚斯·奇洛。

  一个比一个奇葩,几乎都是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人品节操也不靠谱的货色。

  赫奇帕奇好歹还有塞德里克、这个样样精通但没有特别惊艳点的全才撑着,后来有了《神奇动物在哪里》又多了个纽特这样的偏才、怪才。当不了巫师界的救世主,但能当个神奇动物的守护者。

  拉文克劳这个最应该出发明家的分院,却扛旗人物都无。

  就连开创者罗伊娜·拉文克劳,都有令人诟病的点。

  她的女儿,幽灵格雷女士,真名海莲娜·拉文克劳,当年任性将拉文克劳冠冕偷出,藏到阿尔巴尼亚森林中。

  后来被汤姆·里德尔的俊秀优雅、谈吐不俗的人设骗到,将冠冕下落告之。

  这是个什么形象?叛逆子,里外不分,识人不明,看人看表皮……罗伊娜就教出个这样的女儿?而且也是个拉文克劳。

  所以说,拉文克劳才是四大学院的真冷宫,或许也是因为比‘我大英’更像‘我大清’的巫师界,已经没啥魔法好发明,所谓的研究,就是挣饭票骗经费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