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霍格沃茨的大德鲁伊 > 二十章 休息室和魔药课

我的书架

二十章 休息室和魔药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自然不缺神奇之物。

  不过,‘神奇’的表达,并非是阿凡达那种艳丽妖娆的造型和光彩,也非黑暗系列的惊奇诡异,而是平凡却有趣。

  比如说,这里最常见的,就是仙人掌和蕨类藤蔓。

  前者多摆在弯弯曲曲、沿墙摆列的架子上,品种各异,往往会对过往或接近的小巫师,扭身跳舞。

  后者则寄居于挂在天花板上、走道上的铜制小火盆中,当小巫师从这些蕨类和藤蔓下方走过,它们会帮其梳理头发。

  看到这类神奇的特性,厄尼就很容易想到,为什么纽特·斯卡曼德,最贴心的宠物,是护树罗锅了。

  小巫师们的起居室,就像一个个放大的扁圆糖盒。

  身在其中,又有几分地下室的既视感,因为圆窗户从内看,开的位置略高,从外看,却是紧贴着地面,这点跟伦敦那种带地下室的联排屋的格局很像。

  其他就没什么了,也是一屋住五人,房间像披萨饼等分那般均成六等分,其中之一是门户,余者都有床头柜,小书桌和椅子。

  床本身也是四柱床,但是否挂床幔纱帘,则取决于个人偏好。

  非要说还有值得一提的,无壁炉,无电力照明,能吐槽一番。

  尤其是连烧柴油的那种马灯都无,用的是更加古老的蜡烛提灯,那照明效果,真是不敢恭维,与电影中有各种补光大不相同,身处这种环境,唯一想做的就是睡觉,看书什么的,久而久之绝对会将眼睛熬瞎。

  “细节呀,真是致命的细节,果然是鞋舒不舒服,只有穿鞋的最清楚!”

  厄尼使用的是三层床幔,外层是暗金色的丝绒,中间层是天蓝色的棉布,内层是白纱,他休息时更喜欢素雅的冷色调,给人以平宁洁净的感觉。

  第二天一早起床后,窗外的景致,给厄尼带来一些惊喜感觉。

  就见青草地被微风吹起涟漪,蒲公英四处飘散,几十米外的草坡下,偶尔有路人走过……

  这种接地气的自然之美,对厄尼而言,要比那种俯视河川山野,来的更有感觉。

  另外,由于在草坡上,窗子开的虽低,但屋子里的光线很充足。

  “不错,不错,接下来,就了解下獾院的风土人情,看是平头哥多些,还是狗子多些。”

  狗獾和蜜獾,算是分部最广的两种獾类了。

  厄尼个人更喜欢狗獾,从头到脊背三道白,有些像浣熊,厄尼前世放假去姥爷家,在山野中见过。

  蜜獾就比较陌生,基本只记得暴躁的平头哥这个梗。

  让厄尼略感失望的是,獾院各年级互动的机会不多,也不晓得各个分院都如此,还是仅是獾院这样。

  跟小獾们互动最多的是同年级的小鹰,就像小狮子们和小蛇们总是能一块上变形课、魔药课相似。

  给厄尼的感觉,小鹰们对小獾们的态度,就像前世重点班学生对待后进班学生的态度。

  小鹰们很少像小蛇那般直接喷毒,但去格外拿架,用睥睨的目光斜下看,偶尔还会相互小聊,然后露出会意的微笑,就仿佛一帮富小姐,在岸上看穷苦人在泥沟里干活般。

  实际上,就学习表现而言,小獾们跟小鹰们的差距,远没有厄尼预想中的大。

  无论哪个学院,都有来自麻瓜家庭,事先对魔法学问接触近乎零的学生。

  而那些巫师世家出身的,日常或趣闻八卦方面是知晓的很多,但相对枯燥且有一定危险的正经课程,知晓的就很有限了。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麻瓜家庭的出身的,来霍格沃茨前,基本都是小学毕业的文化程度。

  不敢说多高明,但文化底子扎好了,学习的习惯也养成了。

  巫师世家的则不同,他们事先连幼稚园大班都没上过,基础的学识,比如识字什么的,都源于家教。

  家教不是说不行,而是寻常家教,最大的问题在于不成体系。

  这跟凡世哪怕是那些公校,也是经过千锤百炼,其课程的安排,课本的选用,自有道理,属于成熟的泛用型启蒙教育、明显比不了。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世家小巫师们的集体生活能力,明显更差一些。要么笨拙害羞,要么桀骜张狂,前者比如罗恩(纳威属于太过的),后者比如常见的小蛇(德拉科也打不进常规)。

  所以综合一平均,世家出身和麻瓜出身,还真就半斤八两,各有长短。厄尼觉得,倒是很适合玩一帮一,一对红。

  在这种背景下,或许小鹰们头脑灵活,聪慧机辩,但既聪明又勤奋的却不多。

  而小獾们则普遍有笨鸟先飞的觉悟,读书很用功,只是有时候显得有些死读书。

  各有倚仗,纵然小鹰们表现的更出彩,但小獾们大多数时候也能中规中矩的回答上问题,不够活用,却也不能说错。

  另外这才刚入学几天,能有多深的成见?

  那么小鹰们看不起小獾们,是源自什么?

  迷之自信?聪明所以傲慢?

  厄尼认为,架着‘传统’之名、堂而皇之散布的学院风气,恐怕才是罪魁祸首,以至于日常鄙视,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

  或许当初这么搞,除了创始人的理念各异,也存了引入竞争机制,互相促进的心思。

  但竞争成了攀比,促进成了赌气,各种鄙视链大行其道,这显然就是事物两面性的体现了。善因未必结善果。

  在这样的背景下,所谓人脉网,也仅仅是在本学院中建立最现实,跨学院,不是说不能,而是成本明显比较高。

  得有凌驾级别的交际手腕,得有曲意结交的觉悟,否则极难收获想要的交情。

  这当然算不得友情,都刻意为之了,自然只能说是交情。

  又或者等四年级在荷尔蒙的躁动影响下,开始玩异性互动?

  一想到这个,厄尼就容易犯羞耻战栗,一阵阵的打哆嗦,并为自己臆想中的装嫩样子深感膈应。

  第一堂魔药课,在入学的第三天上午到来。

  厄尼正襟危坐,心怀期望。

  他对斯内普没有什么特别好感。

  他觉得也就是那些浪漫过头的小女生,才会对这一人设粉的要死要活。

  一个凄婉的、悲剧式的从一而终,才显得足够浪漫、隽永,刻骨铭心。

  就好像{泰坦尼克号}中的杰克,最高光时刻,划下句号,使得这爱成为永恒。

  斯内普对莉莉的爱虽然没那么惊天动地,却胜在持久,痴心情长,也显珍贵。

  厄尼觉得,男人也喜欢这种对爱忠诚的,不离不弃,不管离家多久,都不会被那个趁虚而入的老王得逞,不管有多少红颜知己,都始终能初心不变。

  但男人并不需要刻骨铭心和凄美震撼,需要的是天长地久,青春永驻。

  所以才会有{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Young and Beautiful’的那一问,并造成很大的影响。

  好了,回归正题,既然不是女儿身,更没兴趣搞骚气哄哄的师生恋,那么斯内普身上还剩下什么?

  厄尼的个人回答是:有趣。

  高冷毒舌+死傲娇,别别扭扭的表达情意的那种有趣。

  很可惜,这种有趣,主要表现在有哈利波特在的课堂上,而如果有德拉科这个教子当陪衬,效果会更好一点。

  ‘咣当!’斯内普到来,教室门就像被攻城锤撞开一般,猛的打开,门板用力拍在墙上,余力又令其缓缓闭合。

  斯内普就在这个时间间隙,像是一团翻滚的乌云,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冲了进来。

  而且,斯内普并不是那种严格遵守贵族礼仪的人,又或者说,学生们,没有哪个值得他严谨的以贵族礼仪去对待。

  人还没有站定,他就开始哔哔:“魔药这门课,不需要傻乎乎挥魔杖,或叽里咕噜瞎念咒!”

  他走到教桌旁,一个猛烈的转身,而后侧身倚靠在教桌旁,却又不是那种慵懒式,而是很典型的耍酷拗造型。

  “我并不期待大多数人能够理解、制造魔药所需的精密性和技术性,这门课程本就不是给庸碌之辈开设的,之所以你们都能听课以及学习,是为了让你们中的大多数,具备起码的识别能力,以免将来遇到魔药死于愚蠢……”

  必须说,斯内普这个人的台词功底很厉害,一段话说的抑扬顿挫,轻重缓急拿捏的极为到位,甚至能隐约感受到那种宛如毒蛇吐信的‘嘶嘶’声,不管你爱不爱他这一套,你都得承认,他很有个人特色,可谓超高的辨识度。

  另外,斯内普的拱火式教学,也算是巫师教育界中的有心人了。

  很容易就激发起小巫师的好胜心。

  缺点就是,一旦接连受挫,再被斯内普打击,则容易信心尽丧,彻底破罐子破摔。

  从这个角度,斯内普还真就说的真话,只有那种不差天赋,又或坚忍不拔的,才能在魔药这门课程中有所得。

  而要想真正出成绩,就只能看天赋好又对魔药有足够兴趣,且拥有不低的勤勉度的人了。

  仅仅是坚忍不拔,也就是个助理的程度,熬上半生,或许能靠着熟练度开个中规中矩的魔药铺子。

  这节课,厄尼听的很认真,但讲课内容一点没记,光顾着研究斯内普的说话风格,以及花式拗造型,和玩弄他那身丝绸法袍的手段了。

  话说,就电影的角度,厄尼的印象中,也只有伏地魔和斯内普,是将丝绸法袍穿出风采来的,其他哪怕是邓布利多,都不出彩。

  真丝绸那都是极为昂贵的,从这个角度看,无论是伏地魔,还是斯内普,虽然其法袍的色彩都是暗色调,但有那股子源自心中的显摆骚气劲增加效果,可是比什么大红大紫的色泽更扎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