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霍格沃茨的大德鲁伊 > 十一章 自然使徒

我的书架

十一章 自然使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作为一名爷们儿,买东西就是买东西,目的性极强。

  很快,行李箱就选好了。巫师界的LV,龙皮的,恒定延展咒、缩小咒,只需定时补充魔力即可,消耗也适当。

  “苛责些说,HP的龙最多也就是亚龙,而且还是比狗头人(同样有巨龙血脉,会说几句龙语言)皮强不了多少的低端。魔法版的鳄鱼皮罢了。”厄尼对这巫师界现今的顶流用具,也是看不太上眼。

  若非情绪货币的当前总数和赚取效率,与满足他第一阶段预设状态所需要的数量相差很大,他是真的愿意在这类物品上消费的。

  像箱包这样的工具,很适合买高档货。大气的经典款,看着体面,用着舒心,小心呵护保养,不但用的长久,甚至可以传家。

  就如同手表一样,不要那种扎眼骚气的,要大方得体的,多年之后,仍旧不会过时,还显得讲究,有品位。整体算下来,未必就比三五年换一个更费钱。

  厄尼前世也是人过中年,才渐渐注意这些小节,并品出个中滋味。这不仅仅是因为资金有限要懂得规划,在限度内尽可能追求品质,还是一种经营生活的态度和智慧,会有成就感。

  没想到今生还是要凑合。

  “事业远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呀!”

  揣起在缩小术的作用下,仅有润喉糖糖盒大小的行李箱,在老板的恭送中,和邓布利多离开箱包店,两人很快就来在神奇动物店。

  神奇动物和巫师宠物,至少在对角巷,是两个概念。

  前者需要一定的专业水平,后者则是基本调教好、可以直用的。

  厄尼进了神奇动物店,大德鲁伊的逼格,具体的说是精神力场立刻笼罩店铺。

  顿时,神奇动物都乖巧而又献媚的开始向着厄尼展示才艺,尤其是当厄尼的目光看过去时,像什么晶背乌龟、彩虹蟾蜍,变形兔子,一个个活跃的不要不要的,各种秀。

  店铺的老板都被惊动了,跟伙计一齐看难得的盛景。

  同时毫不吝啬的对邓布利多奉上肉麻的拜年话:“白巫师阁下,真不愧是传奇生命凤凰的契约者,斯卡德曼先生(纽特·斯卡德曼)的老师……”

  邓布利多看了厄尼一眼,见厄尼使眼色,于是笑呵呵的没有解释,而是跟老板日常寒暄。

  厄尼很快就挑选了一头年幼的草鸮离开了。

  临走时多支付了十金加隆:“这是对您不吝赞赏的回馈,我个人的一些小小建议:以后说肉麻话时,可以尝试的更质朴一些。”

  店主就很尴尬,竟然被一小孩子教育了。可细一品吧,似乎又有些道理。刚才拍马屁太露骨,邓布利多反应一般……

  走了一段路后,邓布利多跟厄尼半开玩笑的道:“你说的那个比较形象的‘背锅’,似乎这次,是我替你背锅哦。”

  “唉,能者全能嘛,无非是让大家多一个仰慕角度。我就不同了,容易被各种放大镜下看,妒火上烤。可我并非有意炫耀,而是做不到收放由心。这些年足不出户,未尝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这也是你当初被追杀时,魔力暴动的后遗症?”

  “准确的说,不是魔力暴动,而是‘爆种’,您也知道,魔法是唯心向的产物,它的真正本质,就是‘心想事成’。重点在于信则真。”

  邓布利多听的悚然心动,有一种突然闻道的顿悟感。

  虽然这不是他自己开悟的,有着隔阂,但毫无疑问,门径已经显现,若他能推开……

  压住心头的激动,邓布利多花费了好半晌,才让情绪重新平宁。

  这时就听厄尼还在叨逼叨:“……情况就是这样,包括那瓶交易用的‘生命药剂’,都是耗费宝贵的情绪力量的,就像另一种方式的被摄魂怪吸取情绪,只不过更全面,不仅仅是快乐。

  所以说,最想要的,总是很难得到。从这个角度讲,谁还不是个打工人呢?”

  “好吧打工人,你这么可怜,我请你吃柠檬雪宝怎么样?”

  “好提议,我正好跟您说说‘赚钱’方面的建议。”厄尼说着,摸了摸肩膀上漂亮的小家伙。

  草鸮是华夏仅有的两种猴面鹰之一(另一种是仓鸮)。

  它类属中型猛禽,面盘扁平,呈心脏形状,似猴脸,长满绒毛,深圆大眼,羽白,嘴喙不尖,鹰爪鹰身。

  厄尼选这草鸮,就是因为前世小时后在姥爷家所在的山村,见过这种动物。

  当然,如果只是一般的草鸮,是不能列入神奇动物行列的。

  这只应该是杂交,羽毛不是白色,而是银色,并且没有任何杂色,另外就是眼睛,不是黑色的,而是绿色,就仿佛两粒帝王绿翡翠,很是神异。

  就冲这颜值,以及怀旧,哪怕不是很聪明的亚子,厄尼也买了。

  回头用些智慧药剂,再不行从山口山世界找点高贵血脉,比如艾泽拉斯的远古半神之一艾文娜的血液,又或艾露恩之泪的力量,相信提升一下生命层次,还是能做到的。

  被厄尼起名小赖的草鸮,被他选中后,就赖在其肩头,任凭他走的大步流星而前摇后晃,也不肯飞起哪怕片刻,真是好孩子。

  因为有这草鸮,邓布利多不太方便施展幻影移形带人,最终还是进入翻倒巷,然后使用门钥匙离开的。

  厄尼承认,这次的旅行方式,让他感到很过瘾。

  这是原著,又或电影中都未曾展现过,想一想却又合情合理的情况。邓布利多可不是什么不知变通的迂腐之人,而翻倒巷有门钥匙这类布置,同样不奇怪。

  作为一名大德鲁伊,厄尼的感知是很敏锐的,四年前能覆灭黑巫师追杀队,这一能力就功不可没。

  他发现,邓布利多使用的这个门钥匙,知晓的人应该极少。几乎察觉不到他人的气息、气味,其所在房间的人迹也少的可怜。

  这至少说明,最近几周内,它未被用过。

  而且这个门钥匙的咒语,明显是被改良过的,传送过程远不像书本中形容的那般痛苦。这可不是他大德鲁伊的躯壳抗性高。毕竟还有草鸮小赖,如果不是足够安全,邓布利多不会使用。

  “感谢您提供便捷通道,我会善加利用,并且严格保密。”厄尼很承情的向邓布利多道谢。

  传送结束后,两人出现在一处岩洞中,不算大,也不复杂,特点是通风好、很干爽,这跟大多数潮乎乎的洞穴截然不同。

  厄尼跟随邓布利多离开了洞穴,看了看四下,抽了抽鼻子。“这里是……禁林?”

  “嗯,我想,对你而言,来这里就跟回家一般吧?”

  “不一样,对德鲁伊而言,每片土地,每片森林,都有自己的性格。有的是热情小伙,有的是腼腆少女,而这里,这片森林的灵格尚在沉睡。而且是那种深眠,就像凡世人说的植物人一样,生理机能不断虚弱,黑暗之力趁机入侵,因此才有这种阴沉的气息,而不是深邃。”

  “那么,要不要拯救一下?”

  “改日吧,哪怕是利好的,起码也要跟这里的众多居民打声招呼。而且准备的充分些,说不定还会有额外的收获。如果能凝聚一丝自然神性,就能有守护之光,好处多多。”

  邓布利多其实一直都是有机会就试探,以了解厄尼的心性,眼瞅着对其越来越倚重了,出问题伤害太大。

  就结果来说,目前为止,邓布利多是满意的。此时也就显得很随和,他道:“你是专业的,按你说的来。”

  随即两人便在禁林中徜徉,还是边走边聊。

  邓布利多很快就发现了厄尼的神奇之处,凡是厄尼走的地方,都是枝叶让路,花草铺路,就不存在磕磕绊绊的问题,总是能恰到好处的在人脚踏上去时,变得适宜,不硌脚,且踩的稳健,蹬踏有力。连他这个随行者,也受其惠,体验了一把翻沟过林,如履平地的便利。

  “自然使徒,果然受自然庇护祝福,神异非常。”

  对于赞美,厄尼没有过分谦虚,却也没有多么得意:“这个福利的确是挺爽的,在心宇宙反倒没这等优待,没想到具象化后这么行。好了,我们来说说赚钱这码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