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霍格沃茨的大德鲁伊 > 第十章 破釜酒吧

我的书架

第十章 破釜酒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目前还没有信宠,那就家养小精灵送信。

  厄尼可不会白龙鱼服,玩什么去对角巷汇合,给对手制造事端,或干脆袭杀自己的机会。

  邓布利多回信,隔了一日,购物之旅成行。

  厄尼见到邓布利多时,邓布利多正在研究麦克米兰祖宅的副楼。这是新建的,以前没有,见他过来,道:

  “你家这副楼,细节很讲究啊。”

  “都现代了,不兴奴隶了,起码给些表面上的体面。这是家养小精灵的宿舍楼,都有自己的房间。”

  邓布利多笑了笑:“不止吧?我感觉到了军营的氛围,似乎还有地牢。另外,月爪谷山庄对外的传送设施,也只设在这里。大宅那边壁炉虽多,却都没通网。”

  “这不是软弱乏力,没有安全感嘛。”

  “麦克米兰家族一掷万金买书,可是好大新闻,都传到了国外,我在威森加摩的朋友,还赞叹麦克米兰家族有能量呢。”

  厄尼心说:“原来在这儿等着敲打我呢。”

  赔笑:“站在家族立场,已经不适合再退了。再过几天、我倒是能去霍格沃茨躲灾,赛琳娜不行。

  您的名号是管用,可东方有句话:‘君子可以欺之以方’。

  您的人设摆在那儿,多年经营塑造,不可能因为些下三滥的小事,就失了风度。

  您总是在谋划大事,高屋建瓴,事关族群未来。可大事比较少,且从酝酿到落地,周期很长。

  而某些人,就是利用这些特征,在琐事上,频繁的出手,小刀割肉,集腋成裘。不但整体效果不弱,还能隔三差五让您生顿气。

  所以,借您的名,借的是大势,让他们不敢玩什么莫须有,可细节要想不受罪,就得靠自个儿。

  反正这种小刀,我不会没完没了的忍。

  在我看来,人生就是由大量的鸡毛蒜皮的琐碎事组成的。

  每天不痛快,就算能换来某一日挽天倾,我也不乐意。

  毕竟回忆人生时,自己爱和爱自己的人,都过的很不好。再大的荣耀也弥补不了。

  荣耀不能当饭吃。而且人类是多么善忘,我相信您比我更清楚。

  尤其是被捧到高处,做对一千次也是应当,错一次就不可饶恕。

  总之,我没有名人的包袱,也不想要伟光正人设,我就是要既能入厅堂,还能下厨房,需要钻地沟的时候,也不含糊。

  这次,我花了大钱贿赂古灵阁的妖精,才兑换了足够的钱买了这套书。我就是要告诉某些人,有钱能使磨推鬼,钞能力也是能力。

  逼急了我就买凶杀人,凡世核武不好买,化武、导弹还是能买到的。军演出差,飞弹意外发射,落点是某个无凡世人居住的荒郊野岭。相信这在凡世军方、官方那里,不是什么大事件。

  吹嘘点说,今后我来跟他们比烂。恶人还要恶人磨,您说呢?”

  邓布利多道:“要我说,你的想法有点危险。”

  “那要怎样?斗而不破?只需他们放火,不许我们点灯?也许您有机会看到伏地魔带领那帮人,连同摄魂怪,巨怪,吸血鬼,妖精等黑暗族群,将霍格沃茨打成废墟,您就不会这么仁慈了。

  也不对,您并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愚忠蠢善之人,您是习惯多重谋划,不动则已,一击致命。

  我不想说哪种更优秀,更适宜。我只想说,不妨多条腿走路。

  顾全大局,营造体面光鲜,和平安稳的假象,不是魔法部的政治正确么?什么时候成了正义之士的责任了?

  以凡世来比较,那些正义之士,可都是敢于揭丑,让民众知晓真相的搞事急先锋。”

  邓布利多摇头:“你没有经历过战争,不知道和平的可贵。引发战争容易,收场却难。”

  厄尼叹了口气:“我其实很想用时不时放放力道,总好过憋到爆来反驳您的这一说法。

  但我认真考量了一下,发现我不具备恰到好处,进行这类操作的掌控力。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这边是有底限的,而对手却是不管不顾的恶棍,尤其是输红眼时,什么烂事都敢做,也下的去手。

  唉算了,不聊这些了。落不到实处,除了让人不愉快,半点实际意义也无。我们去逛对角巷吧,您恐怕也多年未以游览的姿态去那里了。”

  邓布利多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他感觉的出来,厄尼的心灵是强大坚韧的,该懂的都懂,并不需要他去安慰。就像厄尼说的,既然是空谈,那就不谈了。

  副楼中,专用的传送壁炉,其框架雕刻有两樽张牙舞爪的石像鬼,未经允许的网路造访,将遭受活化的石像鬼攻击。

  先后两团绿火升腾,再现身已经是破釜酒吧。

  正好酒吧老板老汤姆在,见到邓布利多,急忙放下手中正在擦拭的杯子,笑脸迎出来,拜年话不要钱般往外扔。

  厄尼在一旁看着这相貌平平无奇、笑出一脸包子褶的六旬人物,心道:“这也算是个牛掰人。

  这酒吧,可不仅仅是信息交汇之地,还是英伦巫师界近乎无可替代的枢纽。

  本来是最容易滋生事端的地方。

  可英伦巫师界风风雨雨,奥利凡德那个尽量弄成小破门面的店铺,都能被打砸关停,破釜酒吧却能始终屹立不倒,这就是本事。”

  想到这里,厄尼就不由想到了原历史线的‘赫奇帕奇铁三角’,纯血厄尼·麦克米兰,麻瓜出身的贾斯廷·芬列里,以及纯血汉娜·艾博。也是好到形影不离的三人组。

  其中,汉娜·艾博在原著中,是嫁给了纳威·隆巴顿,并成为了破釜酒吧未来的老板的。因为J.K.罗琳觉得这样安排能让纳威显得更酷一些。

  厄尼四年前见黑巫师使用黑烟滚滚的飞行咒,貌似是电影系列。

  但即便纳威像电影中最后预示的那样,跟卢娜·洛夫古德出双入对了。也不影响汉娜·艾博的设定。

  无论是原著中,还是电影中,都有过汉娜·艾博因母亲突然去世,接到通知而休学这档事,貌似是六年级,混血王子篇章。

  他之前查过,破釜酒吧的老板汤姆,姓艾博。

  也就是说,汉娜是老汤姆的孙女。

  而原历史混血王子篇章期间,伏地魔已经展开了打击报复,以及新一轮的顺我着昌,逆我者亡的逼迫站队。

  汉娜的母亲,老汤姆的儿媳,多半就是死于伏地魔一伙之手。

  显然,老汤姆这种不倒翁,遇到不讲武德的恶棍也是要翻船的。

  说来说去,至少伏地魔有一条没弄错,力量至上!

  就在厄尼放飞思绪的时候,老汤姆已经跟邓布利多寒暄完毕,注意力转到了他身上:“这位英俊帅气的小巫师是……”

  “厄尼·麦克米兰,代表自己和家人向您致意,以后还请英伦巫师界民间第一枢纽的掌控者,多多关照。”厄尼说着,躬身致敬,相当的有外交范儿。

  一向以老酒保形象示人的老汤姆,被这番突破天际的拥趸说法搞的既惊讶又下不来台,之后仅仅是说了几句烂大街的称赞之言,就在邓布利多似笑非笑的表情中狼狈退走了。

  在不久之后点砖开门的时候,邓布利多没前没后的来了句:“很解气!”

  厄尼道:“看来有粗鄙扈从服侍,也是件很容易上瘾的事。”

  “太能惹麻烦,是个缺点。”

  “可以人前教子,呵斥打骂呀!扈从要什么面皮?只要不弄死,背锅都没问题。倒要看看谁能拉下脸,跟仆人小孩一般见识。”

  “我发现了,对你,我得看紧点,攻击性太强。”

  “疯狗呗!其实我就是瞎说点大实话。从小无论是家里还是课堂,都教育我做人要诚实,结果真诚实了,却得罪人,我太难了。”

  “好了,你这张嘴,绝对是魔法部外交司毕业的。”……

  仅是买个箱子,买只魔宠,自然是不费劲,两站地,走几步,拢共用不了半小时。

  但邓布利多外出,那是妇孺皆知的大明星待遇,走这一路,但凡是巫师,就几乎没有见面不行礼的。

  邓布利多又不是高冷人设,即便不认真还礼,也要微笑致意,这么一来,就耗时间了。

  厄尼也见识了什么叫真正的桃李满天下,邓布利多在霍格沃茨执教半个世纪以上,路遇的这些人,不管多大岁数,基本不是亲昵口称教授,就是恭敬称校长。不寒暄两句都显得不合适。

  厄尼心说:“这也就是巫师界人口有限,这要是凡世,别说邓布利多得笑到脸抽筋,就是我这个临时跟班,怕都有被踩踏而死之险。这样的风光无限,不享也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