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斩妖人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胸有不平意!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八章 胸有不平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百五十八章胸有不平意!

  “先修个小木屋吧。”何长安微眯双目,遥望远处雾蒙蒙的‘法外之地’,很认真的说道。

  “修……木屋?”老白猿、阿染一愣。

  尤其是老白猿,两只怪目盯着何长安,露出一抹不可思议来,都开始反省自己之前对这小子的看好,是不是犯了一个错?

  一个低阶武夫,菜鸟炼气士,身处妖魔横行,灵气紊乱的法外之地,不是第一时间想办法回到城墙,而是先修筑一间小木屋……

  不过,阿染姑娘倒是有所明悟。

  这个何长安,感情是一修建狂人啊,记得她第一次遇见何长安,就是在一处悬崖峭壁上,修筑了两间极为坚固、暖和的小木屋,里面铺上兽皮,炖一锅肉……

  啧啧,果然还挺不错嘛。

  “既然城墙上的那些老前辈不喜欢我,我就先在这里安顿下来,等我混熟了再上去。”何长安看着老白猿、阿染疑惑的眼光,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喜欢修建小木屋。”

  “当年,我年纪还小的时候,老娘离世太早,老爹又去北方边境打仗,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经常受到未央县城那些小混混的欺负。

  所以,就经常不回家,在野外生活,打猎、采摘,想办法活下去……”

  老白猿微微摇头。

  他有些不理解。

  阿染却很快就明白了,原来,这个何长安很孤单呢,跟自己一样,有点缺乏安全感……

  “何长安,还是先回城墙吧,此地的灵气紊乱,对修行不利。”老白猿瓮声瓮气的说道。

  “不了,你们先回去吧,”何长安走向一片向阳山坡,思量一阵子,开始砍伐树木,“我现在也能够遇见飞行,遭到什么危机了,我自然会想办法回去的。”

  说着话,他直接开干,砍伐树木、搓绳子,竟是极为熟练,一看就是曾经干过很多次了。

  “何长安,我来帮你吧,”阿染挽起袖子,也开始帮助何长安,“对了老猴子,你这么大力气,帮我们搬一下木头吧。”

  老白猿:“……”

  何长安:“……”

  “咋了,不愿意?”阿染没好气的瞪了老白猿一眼,嘟着小嘴,不再理睬老白猿,祭出一柄飞剑,开始‘砍’树。

  这一来,就连何长安都愣住了。

  仙家宗门的弟子,祭出飞剑……砍树?

  这事传出去,真武山的你那帮老牛鼻子,估计会气的吐血吧。

  老白猿伸手挠了挠后脑勺,抬头想了好一阵子,突然咧嘴一笑,在伸出洗脚盆大小的拳头,在胸口嘭嘭嘭的砸了好几下,哈哈大笑,开始搬运木头。

  顿时,工程进度加快了。

  ……

  于是,三个多时辰后。

  夕阳西下,薄雾迷蒙,法外之地深处,怪兽悠长而低沉的嘶吼隐约传来,令人一阵阵心悸。

  附近的山林、沼泽中,一些低阶怪兽躲在暗处,默默观察着,露出一丝不解……

  一座用巨木建构的‘小木屋’里,火光明媚,热气蒸腾,一口大锅里‘咕嘟嘟’的炖着肉。

  肉香四溢。

  二人一猿,心情很好。

  “这里的兽妖,肉质细密、紧致,竟然比外面的那些狮虎猛兽的肉劲道好几倍,需要再炖一个时辰。”何长安系着一个围裙,手里提着一把大勺,在一口大锅里随手搅动几下。

  “有点失误,带进来的调料太少。”

  他摇头苦笑,好像颇为遗憾,听到老白猿也咧嘴不已。

  “何长安,你这家伙,合我阿染的口味!”阿染伸出大拇指,给何长安点了一个赞。

  “哦?炖一锅肉就合你口味了?”何长安笑道。

  “不是因为一锅肉……咳咳,当然,会炖肉就很了不起,”阿染抓起大勺,像模像样的也搅动几下大锅里的肉汤,“我师娘就说过,一个男人靠不靠谱,主要看他会不会做饭。”

  “你师娘的说法不错啊。”何长安笑道。

  “那当然,我师娘其他方面都一般,就是骂我师父的时候,一些经典之语,随口就来……”阿染嘿嘿笑道。

  何长安:“……”

  “怎么,不信?我师娘可厉害了,有时候还按着我师父打呢。”阿染一脸崇拜的说道:“而且,有时候一打就是半夜……”

  老白猿怪目一翻,只关心大锅里的兽妖肉,对小丫头的话,几乎都没怎么听进去。

  何长安却有点憋不住了。

  这个阿染……人小鬼大,也不知道她师父、师娘咋教的。

  “阿染,你师娘说的话很有道理,”何长安忍着笑,说道:“她说男人会不会做饭,其实就是说,一个人是不是有人气儿。”

  “人气儿?”阿染睁大眼。

  “对,人气儿,又叫人间烟火味儿。”何长安若有所思的说道,“我出身贫寒,没读过几天书,很多道理都想不明白。

  一直到后来,我认识一个老读书人,他劝我多读书,多想想一些之前根本就不会去想的道理。

  终于,有些事情我还是慢慢想出来一点头绪。”

  何长安顺手往灶火里加了点柴,很认真的思索着,说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我最大的任务,是提高自己的修为,为此,我疯狂白……

  咳咳,我就好好修炼。

  后来,跟一些读书人、下层百姓人家打交道,发现在这个乱世之中,不仅要快速提升自己的修为,更需要让自己保持一颗人心。

  很多修行者、当官的,刚开始的时候,应该不是什么坏人,但修炼的时间长了,便会忘记很多事情,比如,人需要温暖,需要吃饭,需要睡觉……

  需要,一间小木屋……”

  何长安的声音很低沉,而且,还有点不太流畅,似乎很多逻辑性的问题,尚未想清楚、想透,需要一边思索一边说。

  不过,阿染、老白猿听的很仔细。

  他们的眼底,有一些意外,有一些莫名的火焰在燃烧。

  “就像城墙上的那些道门高手,从个人实力上来说,应该算是人族巅峰,但有什么用?”

  “当然,他们为了抵挡法外之地的妖魔怪鬼,也付出了很多,我们每一个人都要真心感恩。”

  “但是,这与我鄙视他们并不冲突。”

  “一个修行者,修着修着,没了人心,没了人世间的烟火气儿,就算修为再高,也只是一个高手而已。”

  “哪怕,他是一个绝世高手。”

  ……

  何长安声音越发低沉起来,他想到自己两世为人、一路走来的很多事情、遭遇,突然很想念老读书人。

  也很想念阿酒、剑修;

  此外,也想念李义山、温太原、赵正、郑公、郑红袖……尤其想念那些大散关外,跟着郑红袖出生入死的边卒。

  在何长安此刻的心境里,正是那些出生入死、心存人间者,才称得上是英雄。

  至于自己,修为还太低,连一柄剑都没有……

  这让他很难过,也很无助,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愧疚感。

  提剑独立城头,面对妖魔阴鬼之物,才是他当下最想做的啊……

  然后,老白猿、阿染发现,何长安身上,一股若有若无的剑意弥漫开来,冷森森的,刺人心神。

  一猿一人,对视一眼。

  露出意外之色。

  何长安自己犹在自言自语,沉浸在反省之中,只觉得有一口气憋在胸口,不吐不快,恨不得自己马上变成一名陆地剑仙,杀尽天下阴煞之物!

  “老读书人曾经说过,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多了一些人间烟火味儿。”

  “而世间的那些妖魔怪鬼,乃至一些修行之人,掌权之人,对天下百姓能有多少怜悯之心?外敌环伺,这个狗日的大唐,却是一片萎靡不振,宁可默默死去,也不愿奋起一搏!”

  “是那些人没有血性?不够勇敢?还是没有力气提起一把剑?”

  “不,不是的,比我何长安强大的人,实在太多了,甚至,他们随手就能捏死我,就如捏死一只蚂蚁那样,根本就感觉不到使劲。”

  “但老子就是看不起他们,就像躲在城头上的那些牛鼻子老道,就算个人实力如何高明,又顶个屁用!”

  “名义上,是为人族守护这处剑门关,实际上,他们关心过人间吗?”

  “没有,所谓的那些修仙宗门,不过是想办法实现自己的长生久视,对人间疾苦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你们说,这样的修仙,修了个甚!”

  “我,何长安,只愿剑气远,远到能斩妖除魔,并不需要剑气近,近到四尺之内,天下无敌!”

  “去他娘的修仙!”

  “我何长安就是一把斩妖除魔剑!”

  何长安忽的一下站起身来,抬起一手,指着法外之地神秘莫测的深处,恨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在这危险的法外之地,好好历练历练!”

  “总有一天,我会斩尽天下妖魔怪鬼!”

  言毕,随手一挥,犹如手中有一柄绝世利剑,狠狠的斩了下去。

  然后……

  然后,小木屋直接被劈开一条三尺宽的口子,切口极为平滑……

  在百余丈外的一块巨石后,一只豺狗模样的兽妖,正在探头探脑的向小木屋这边张望,眼底尽是阴狠毒辣之色。

  突然,它觉得身子一凉,就觉得从额头开始,被一阵微风吹拂过,感觉还挺舒服的。

  紧接着,这只阴险狡诈、曾袭杀过不少人族炼气士的二阶兽妖,发现有些不对劲。

  它一口气提不上来,浑身软绵绵的,暖洋洋的,于是,忍不住低头向身上看去,却吃惊的发现,它的目光竟然无法聚焦。

  一只二阶兽妖,莫名其妙就被剑气切成两片,软哒哒的掉在地上,就像两片肉……

  “咦?这是……谁把咱的小木屋给割破了?”何长安脸色僵住了。

  他伸出手掌,认真看着,眉头微蹙,似乎有些迷糊,“有点坑爹啊,咋说着说着就激动起来了……”

  瞅着被一道剑气无声切开的‘小木屋’,何长安愣了两三个呼吸后,方才反应过来:“这便是剑意?不对啊,我手里还没提剑呢。”

  他很快就明悟过来,自己的这一番‘牢骚’话,竟激发体内的剑意,难道这才是【剑气远】的正确打开方式?

  而最目瞪狗呆的,则是老白猿和阿染姑娘了。

  他们对何长安的实力,可是一清二楚,不要说剑气纵横,实际上,这家伙之前表现出来的,的确是有点剑修的意思,可终究说起来,不过是一名粗鄙武夫、菜鸟炼气士啊。

  怎么发一阵牢骚,就成剑修了?

  老白猿挠着后脑勺,一阵茫然后,突然脸色有些悲苦,想起自家主人,当年不也是名地道的读书人么?在剑门关外读书、悟剑数十年,突然就成了陆地剑仙。

  ‘难道,这个何长安,还真是一个天生剑坯?’

  阿染姑娘也是一脸兴奋,她绕着何长安转了好几圈,仔细打量着,口中啧啧不已,“可以啊何长安,连本姑娘都看走眼了,竟然还是一个剑修!”

  “老实交代,是不是因为本姑娘的英姿飒爽,御剑飞行,让你悟出剑道?”

  “不对,应该是一股不平之意,让你突破瓶颈了……”

  阿染姑娘看着一脸茫然的何长安,很快就想通其中关节,小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哈哈大笑:“好好好,我也要成为剑修,我也要成为剑修!”

  “真武山的老牛鼻子们听着,本姑娘很生气,你们……你们大坏蛋!”

  “师父……师娘……哼,回头打出你们的狗屎!”

  说着话,阿染学着何长安之前的样子,威风凛凛的举起一条胳膊,使劲挥舞一下……

  “咳咳,没剑气?不要紧,应该是我胸中不平之意太少,憋不出来……”

  阿染姑娘小脸一红,旋即又无所谓的哈哈大笑,对着何长安抱拳道:“恭喜何长安成为剑修!恭喜何长安比我还厉害啦!”

  英气勃发,落落大方,浑不以适才‘没有憋出剑气’而尴尬,真有点……刚直。

  不过,何长安喜欢。

  是真心喜欢。

  “谢谢阿染姑娘……”何长安伸手,想要揉一揉她的头。

  “停!”阿染突然正色说道:“何长安,等你练成绝世剑仙,我就嫁给你。”

  “不过,在此之前,少占本姑娘的便宜!”

  何长安:“……”

  老白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