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斩妖人 > 第八十八章 一个人的江湖(六)

我的书架

第八十八章 一个人的江湖(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日一夜后,何长安苏醒过来。

  他从地上爬起来,默默坐了一会儿,转头看一眼如释重负的魁梧老人、小慧,对盘坐在巨石上、慢慢喝酒的阿飞笑了笑。

  他没有说话。

  心湖之中一日一夜的苦集灭道,让何长安陷入一种奇妙的状态,让他有一种错觉,如果不打一套古拳法,浑身就不得劲儿。

  于是,他慢慢站起身来,踉踉跄跄向瀑布走去。

  在距离龙门瀑布尚有百步之遥时,巨大的轰鸣和浓烈的水雾将他湮没。

  何长安搬运大小周天,调息一盏茶工夫,吞下一小口上涌的热血,歪歪扭扭的,打出了第一拳。

  拳意如云,拳脚如虫。

  果然是,不努力一番、又如何证明自己是废物……

  ……

  “阿飞前辈,他这就、破了?”魁梧老人恭恭敬敬的问阿飞。

  阿飞嗤笑一声,道:“山路十八破,这才开个头,值得大惊小怪?”

  “那他的修为境界是几品?五品还是六品?”魁梧老人是武夫七品境,他看不透何长安的境界。

  “五品、六品?”阿飞一愣,灌了一口酒,哈哈大笑,“他现在是武夫九品境,一只小辣鸡。”

  魁梧老人脸色一僵,有些不信。

  这个阿飞,口气有些大,总感觉不怎么靠谱……

  阿飞瞧着魁梧老人的脸色,轻咳一声,拍拍横放膝上的竹剑,豪爽的说道:“我阿飞什么时候骗过人?告诉你吧,我是一名剑修!”

  平平无奇的脸膛上,写满了臭屁二字。

  ……

  何长安将一套古拳法,打了一遍又一遍,越打越慢。

  最后慢无可慢,终于停下来。

  他是有些疑惑。

  这套拳法,真是简单的武夫炼体术?怎么感觉不止如此。

  武夫修行,无论是灵气洗髓、开启玄窍、还是不断锤炼,其实讲求的是一口真气不泄,便可循环往复、势不可挡。

  简单来说,差不多就是‘要么一口气打死你、要么一口气被人打死’,听起来很绕口,但的确就是粗鄙武夫的修行之法门。

  可这套古拳法,练到几百、上千遍后,竟似能让那‘一口气’连绵不绝、循环反复,丝丝缕缕,劲气不断绝。

  难道、这是道门功法?这个念头把何长安自己都惹笑了。

  到底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之前他隐晦问过郑公,问过赵正、李义山等人,自己能不能与别人一样,拜一位师父,也好从最基础的武学常识开始,循序渐进。

  几人都摇头苦笑,说有人交代过了,谁敢收何长安为弟子,就打折谁的狗腿……

  而且,几人都还死活不肯透露,到底是什么人交代过此事。

  后来,他问过老读书人,吕先生温和的告诉何长安,那个人便是他、吕忱吕伯雍。

  老读书人的道理很简单,他说,武夫修行体系创立几千年来,连一位圣人都没有,谁敢自称老师?

  ‘谁敢误人子弟、毁人不倦,就打折谁的狗腿,这就是我跟他们讲过的道理,现在,也给你讲一次。’

  何长安记得,说这番话时,吕先生难得正襟危坐、声色俱厉,就差耳提面命了……

  在龙门瀑布前悄立良久,百思不得其解,何长安从蒸腾的水雾中走出来,对着魁梧老人、小慧、阿飞三人拱拱手,便收拾行囊,打算回去了。

  江湖道远,各自珍重。

  受阿飞之邀,一时心血来潮,眼巴巴跑来看龙门瀑布,却莫名其妙打杀一场,差点丢了小命,何长安心里有些不爽。

  尤其对魁梧老人、小慧二人,初次见面,虽经过一番生死之交,但不知对方底细,一贯贪生怕死的何长安还是打算敬而远之。

  至于这名剑修……没一点高人风范就算了,偏偏在一举一动间,刻意模仿陆地剑仙……

  魁梧老人、小慧二人没有做声。

  倒是阿飞,却在何长安走出七八十步时,噗嗤一声笑了,悠然说道:“有人让我教你几天剑,此等天大机缘,你说放弃就放弃了?”

  何长安停下脚步,犹豫片刻,转身躬身,道:“多谢前辈盛情,我只是一个粗鄙武夫,成不了剑修。”

  言毕,转身就走,倒让阿飞面色一僵。

  “臭小子,站住!”阿飞有些恼怒,威胁道:“你小子再敢往前踏出半步,老子打断你的第三条腿!”

  何长安脚下一顿,偏生向前踏出一步、两步、三步。

  眼看着他走出去十余步,阿飞勃然大怒,一步跨出,就出现在何长安面前,迎面就是一拳。

  “臭小子,让你犟!”

  何长安吃了一惊,这位自称剑修的阿飞,看起来平平无奇,脑子似乎不灵光,这一拳打过来,却是实打实的高手;

  他虽然判断不来,阿飞到底是武夫几品的实力,但人家一拳打过来,就像扔一座山,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何长安只好疾退数步,避其锋芒。

  好在阿飞似乎也不是想要伤人,否则,估计一拳就能把他打飞。

  阿飞一拳紧接着一拳,七八个呼吸间,就把何长安逼回龙门瀑布前。

  “走啊,再走两步让我看看?在老子面前耍横的人,坟土荒草都三尺三寸五了!”

  “不对,早就被老子的剑气扫过,灰飞烟灭了……”

  阿飞气呼呼的双手叉腰,开始口吐芬芳,遣词造句,竟比阿酒高出好几个境界。

  甚至,似乎比鱼幼薇还会骂人。

  果然就、很竹剑山。

  何长安被人喷的满脸唾沫星,打又打不过,骂也骂不过,只好一声不吭,活像一只闷葫芦戳在烂泥中。

  他终于体会到,当初自己冒冒失失的,对书院那帮读书人口吐芬芳时,对方的憋闷、委屈、和抓狂。

  报应啊……

  一个时辰后,阿飞终于消停下来。

  他指着飞流直下千丈有余、如龙似虎的瀑布,淡然说道:“去那里打一套拳,如果能坚持一炷香时间,我喊你一声大爷。”

  配上一袭粗布青衫,腰间绑一竹剑,背负双手,仰面向天,神情自是淡然而悠然。

  俨然一副陆地剑仙的架势。

  这神转折,不但何长安有些懵逼,就连在一旁看热闹的魁梧老人、小慧,也被闪了一下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