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斩妖人 > 第二十四章 浩然正气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浩然正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原来,所谓的圣人之作,正确的打开方式、是这样的——

  ‘窝草,什么玩意儿?啥东西?有什么了不起?不就几本破书、还真以为就是圣人之言了?

  夹这么紧、让老子咋透!’

  ……

  于是,何长安进入一个奇怪的空间。

  此空间、有点像书房。

  不过,因为图书太多,更像当年他去过的某些古老图书馆,高入穹顶的书架上,塞满各种古老典籍,犹如一些古老面孔,冷漠的瞅着何长安。

  只能让人仰视,就很压抑。

  他站在地上,环顾一圈,发现绝大多数典籍,自己连名字都没听过……

  书脊上的文字也很古老,但何长安奇怪的是,他自己竟然一下就辨认出来了。

  ‘这是、什么鬼地方?’何长安心中嘀咕道。

  “这里、不是什么鬼地方,而是圣殿。”一个宏大声音骤然响起,吓得何长安差点一个趔趄。

  ‘窝草,心中所想的都知道,这是读心术吧?’

  “你那点小心脏,还需要去读?”宏大声音轻蔑的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

  “好吧,还是直接对话吧,”何长安妥协了,“你出来吧,读书人,我不喜欢藏着掖着的、鬼头鬼脑的……”

  “小子,你确定?”宏大声音问道。

  “确定。”

  ‘老子还怕你不成?’

  “那好,我出来,不过、以后别特么的动不动自称老子。”宏大声音冷漠的说道,“因为,那个名字、是禁忌。”

  “老子、是禁忌?”

  何长安一愣,旋即明白过来,对儒家读书人而言,‘老子’代表的是太清老大爷,还真是禁忌……

  关键是、读书人也说粗话?

  这特么的不科学啊。

  “无知小子,果然没什么文化,谁说读书人不说粗话?不说粗话,如何以理服人、以德服人!”

  震耳欲聋的宏大声音中,一道人物虚影渐渐凝实,出现在何长安面前。

  ‘大爷的,这么高大威猛,这么刚硬挺拔……这就是读书人?’

  渐渐凝实的‘读书人’形象,让何长安两眼发直,瞠目结舌,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窝草!”

  阔额高鼻,方口美髯,青衫峨冠,身高八尺有余,腰悬一把五尺青锋长剑,遒劲有力、垂手过膝……

  大唐度量:一尺约为三十一厘米。

  关键就两个字:硬而帅!

  “小子,读书人怎么了?”那硬而帅的读书人俯下身子,不怒自威,让何长安呼吸都有些困难。

  “你、真是读书人?”何长安困惑问道。

  “读书人?呵呵,曾经是,不过,现在是书读我了。”那人呵呵笑道,目光炯炯,似乎能看透何长安。

  “别特么的腹诽,行否?最烦你这种暗戳戳的怂样,既然能进到书中来,便应有点读书人的骨气,你小子不行啊……”

  那人鄙视的瞅着何长安,继续说道:“吾名、浩然之正气;小子,你可以喊我浩哥。”

  ‘喊你浩叔都行……’何长安忍不住心道。

  “好吧,那你喊我浩叔,嗯,你年岁不大,卖相也还行,就是太过阴柔……

  特么的,老夫几千年来第一次见到个读书人,没什么文化就算了,反正可以分分钟教他做人……

  最可恨的、竟然还特么的被鬼透过!

  是可忍、孰不可忍!”

  ‘浩叔’仰天长叹,扼腕惋惜。

  “浩叔……可有什么厉害神通?”何长安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位‘浩叔’应该便是书中的浩然正气,天长日久,历经百千岁月,在圣人之作的加持下,成了所谓的‘书灵’……

  “要什么神通啊,跟对手讲道理就行了。”浩叔满不在乎的挥挥手,慨然说道:“与读书人作对,就要有被说服的觉悟。”

  “讲、讲道理?如果对方很厉害,咋讲?”何长安问道。

  “你不是读书人?咋连讲道理都不会?你是如何进到这书中来的?”浩叔有些愕然,上下打量着何长安,似乎有些生气了。

  “是这样的,我……”何长安一看情况不对,赶紧就要解释。

  然后、眼窝子就挨了一拳。

  顿时,眼前金星乱冒、鼻血长流,好像开了个染衣铺子,红的黄的蓝的绿的紫的一股脑儿涌现。

  “特么的、咋还动手了?君子动口……”

  嘭一声响,嘴上又挨了一拳,将后面的话硬生生的、塞了回去。

  何长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满嘴鲜血淋漓,感觉后面的槽牙都有些松动,怒道:“……不动手!”

  将之前的一句话补全。

  嘭嘭嘭……

  那位‘浩叔’一声不吭,将何长安按在地上,一阵疯狂摩擦……

  ‘大爷的,原来,读书人真正的讲道理,是动手不动口……’何长安一阵明悟,开始激烈反抗。

  抠、抓、蹬、撕、咬,外加拳、脚、膝、肘、头;

  小擒拿、缠丝手、撩阴腿、游龙八卦爪、海底捞月、泼猴摘桃……无所不用其极。

  怎么给力、怎么弄!

  ……

  于是,半个时辰后。

  浩叔从何长安身上下来,振一振衣衫,理一理有些凌乱的头发、美髯,朝地上啐一口,道:“大爷的,过瘾!”

  何长安被搞的有些惨,哼哼唧唧的,好一阵子才从地上爬起来。

  疼是真的疼、但很爽。

  这一番打斗,他明悟很多,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读书人所说的浩然正气,让他搞虚了……

  一丢丢。

  ‘原来,外面那些儒生之所以捧读圣人之作,却偏偏入不了门庭,接过一代不如一代,一代比一代弱鸡……

  便是因为心存敬畏之心?’

  这有些绕口,似乎是个悖论。

  但实际上,经过与‘浩叔’一番殊死拼搏,何长安确实感觉自己强大了不少,体内竟莫名其妙多了一股浩然之气……

  而与此同时,此消彼长,‘浩叔’的气息衰弱了一丢丢。

  “怎么样,臭小子?”浩叔捻须微笑,俯首问道。

  “圣人云、立功立德立言……”何长安还在绞尽脑汁、苦思冥想,试图找出一条符合逻辑的说法。

  嘭——

  额头挨一拳、小腹挨一脚。

  浩叔这次似乎动了真怒,下手比之前更加肆无忌惮,丝毫不在乎、会不会把‘学生’给打死。

  ‘窝草,还来!’

  何长安也怒了。

  于是、一个时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