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唐斩妖人 > 第二十一章 祸水东引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祸水东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宿未央书院,何长安提心吊胆,整整一夜不曾合眼,早上出门让太阳一晃,脚底都有些虚浮。

  一夜无事,便是好事。

  县尉大人一大早就骑马回县衙了。

  何长安牵了瘦驴走出未央书院,回头看一眼‘未央书院’四颗斗大金字,摇头苦笑,一路向县城走去。

  ‘道狠、佛黑、儒生脏……

  大爷的,县尉大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信息量、有些大。’

  小尼姑没有跟来,让何长安松了一口气。

  那个佛门吃货,养活不起啊,一顿饭就能吃掉三钱银子,还嚷嚷着说没吃饱、没吃好……

  生产队的驴都没她能吃。

  摸摸自己的腰包,女鬼留下的二十两‘包养’费,给张老虎办后事,花掉了将近三两;李义山骗走了十五两二钱,小尼姑吃掉了差不多一两……

  满打满算,身上碎银不足二两了。

  几天前还说终于实现财务自由,完全可以躺下奋斗了,不料,转眼间就回到穿越前……

  ……

  县衙内堂,县令大人脸色阴晴不定,端了一碗茶,好几次放到唇边,却又没喝。

  “杨大人,你说的那个马代,便是早年堵在国子监门口,打伤数十名监生的马疯子?”县令大人显得有些心神不定。

  “正是此人。”县尉大人回道,“此人原本也是国子监学子,因言获罪,被国子监除名,一怒之下,入了书院,拜赵正为师,目前是八品儒生境。”

  “八品儒生、斩杀三百多年修为的鬼物?”县令大人嘀咕着,似乎有些不信。

  大唐以武立国,历经千年,虽也有所谓的儒、道、佛,却早已失了传承,积弱久已。

  道士画符,佛门诵经,儒生镇邪,偶尔出来一两个惊才绝艳之辈,也不过如昙花一现,根本就成不了气候。

  所以,朝堂之上,才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县尉大人如何看待此事?”县令大人突然问道。

  “卑职一介武夫,只知缉贼剿匪、扫荡妖鬼阴邪。”县尉大人躬身说道。

  “呃、此事须得紧急上报,”县令大人沉吟几声,“此外,杨大人昨日的建议,本县仔细斟酌,认为可以商讨;

  譬如,我们可以表面上大张旗鼓,清扫妖鬼之物,还须注意、不能彻底触怒它们……

  至于尺度如何把握,杨大人自己捏拿。”

  县尉大人愕然半晌,躬身道一声‘是’。

  心中暗叹,大唐国力衰弱,武夫数量虽多,能入超凡者却没有一人;四面皆强敌,明知对方一直在长安城外搞小动作、渗透,却只能如此苟且。

  辞别县令大人,杨大人来到自己的‘班房’,着人抱来一大堆未央县境内、妖鬼之物的卷宗,细细翻看、斟酌。

  ‘武宗八年,儒生李太白斩大妖于未央县北,灭鬼物无数。’

  ‘武宗十二年,鬼王潜入未央县,吞杀黎民三千余,为佛门弟子合力灭杀。’

  ‘仁宗六十五年,妖鬼大潮犯境,未央人氏张慎登高一呼,组织民众,拼死御敌,尽殁。’

  ‘明宗一百二十一年,未央县内有妖鬼之物圈养人族,造成千余人莫名暴毙……’

  ……

  一路翻看下来,县尉大人眉头紧锁,面色越来越难看。

  大唐立国千余年,对长安城以外的广袤辖地之掌控,从来就不是那么强硬,一直都处于半失控状态。

  朝堂上党争不止、互相倾轧;

  历代皇帝、皇室成员,表面上倚重武夫、鼓励读书人,实际上却与道门私底下交好,吞丹服药,企图长生不死……

  县尉大人叹了一口气,揉着眉心,站起身来,在地上走来走去。

  ‘就算是明面上、清扫妖鬼邪祟,也做不到啊,手底下就那么几个人……对了,何长安呢?’

  “来人,把快手班头何长安唤来,我有话要问。”县尉大人坐下来,神情有些古怪。

  这个何长安,还算有点血性,能为张老虎守夜,也敢面对尸傀攻击时正面拔刀……

  “大人,您唤属下?”何长安满头大汗进门,躬身问道。

  “你这是?”县尉大人有些奇怪,入品武夫,走七八里路就累成这般模样了?

  “禀大人,是那头驴……”何长安不好意思的讪笑着,“昨晚在书院吃坏了肚子,一路拉稀,蹄子都软了;

  属下无奈之下,只好、扛回来了。”

  人都是骑驴,他倒好,反过来驴骑他……

  县尉大人面色一僵,忍不住就笑了,温言道:“早知如此,早上你就不用回来的。”

  “大人是说、还要去书院?”何长安问道。

  “嗯,你回去收拾收拾,咱们这就去未央书院。”县尉大人笑道。

  “呃、好吧。其实也没什么收拾的,咱们这就出发?”何长安的确没啥收拾的,吃饭的家伙从不离身,值钱的玩意……

  一两七钱散碎银子算不算?

  “对了大人,要带快手班的弟兄吗?”何长安问道。

  去书院、多带些弟兄还是安全些,以他现在入品武夫的身板,绝对能跑到前三名……

  “不用了,”县尉大人目光闪动,似乎思量着什么,“你拿我的手令,到县丞大人那里领些法器、符箓,分发给手底下的弟兄;

  让他们全城缉捕凶犯。

  对了,就是造成昨日数百人暴毙的那名凶犯,记得,一定要大张旗鼓,挨家挨户,不放过任何一个犄角旮旯!”

  说着话,县尉大人铺开一张纸,提笔写了张手令交给何长安。

  何长安拿了县尉大人手令,转身出门,带了胡老四几人前去领法器,心里却有些嘀咕:‘那老阴货、不是给弄死了么?咋还全城缉捕?’

  不过,他什么都没问。

  县尉大人的命令,执行就是了。

  ……

  于是,一个时辰后,晌午大错,县尉大人杨震、快手何长安再次来到未央书院。

  此行,二人有意遮掩行迹,没有骑马,也没有牵驴,换了一套百姓衣服悄然出城的。

  “记住,对那些读书人的说法,就是想借阅一下书院藏书,绝口不提妖鬼之事。”临进书院大门,县尉大人低声叮嘱。

  “呃、是!”何长安应道。

  ‘难道,县尉大人要搞事?这么多读书人,不好惹啊。’

  不过,想起之前县尉大人的一番‘运作’,何长安不禁嘴角抽搐,忍不住吐槽:‘县尉大人怼那些读书人时,说什么道狠、佛黑、儒生脏……

  依我看,这位县尉大人才是真的脏。’

  通过一些特殊途径,放出风声,称未央县令高风亮节、不畏强暴,不忍一方百姓受苦受难,誓与邪魔外道死磕到底……

  同时,散播‘之前有阴鬼之物作乱、戕害城中数百人’,幸得儒家圣人门徒马代、李义山仗义出手,以八品儒生之境,越级斩杀之……

  一时间,民生沸腾,万人空巷,制了一顶万人伞、吹吹打打送到县衙;

  另有一些半吊子读书人,奔走相告,声称荒废、衰弱数百年之久的未央书院,重开圣殿大门,将于八月十五日开学……

  ……

  好一招‘祸水东引’!

  何长安一度怀疑,这位县尉大人、曾经是一位读书人。
sitemap